演唱会舞台最后的彩排你亲自到现场盯梢,做着最后的调整,这一切张真源都不知道,你没告诉他,本来也不在计划之中。
最近因为演唱会张真源已经连轴转了两个月,你也一直在赶项目进度,这段时间都没有见面,实在太想念就抽空赶到了现场。
站在看台的最高点,鸭舌帽压到最低,长款风衣把自己包的严严实实,前面还有摄影挡着自己,张真源完全看不到你的存在。
从开始炸场的唱跳到抒情歌曲的演绎,他都表现得非常好,需要调整的细节无非就是追光的节奏和伴奏声音的大小,调整方案对你来说很简单,就是要辛苦张真源了。
倒数第二个节目是他给粉丝准备的纯舞蹈舞台《dancing with a stranger》,学习的时候给你发过练习室版本,不过当时只是为了顺动作,他的表现比较收敛,所以并没有强烈的冲击感。
这次彩排是你第二次看这个舞台,带妆彩排是不太一样,整个氛围都极具吸引力,他在台上的角色是吸血鬼侯爵,邪魅和高贵的气质在他身上融合的很好,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牵扯着台下观看的人。
你被舞台上的张真源吸引住了,他每一个表情和动作都牢牢抓住你的心,旁边工作人员让摄影师好好记录下来,把镜头拉进,到时候纪录片好剪辑,你笑了笑,比了个大拇指夸他还挺懂。
舞台结束,所有人都爆发出尖叫,整个场馆都充斥着“张哥好帅!”,你没有看最后一个舞台的彩排,直接去后台休息室等张真源,坐在沙发上吃着棒棒糖,满脑子都是DWAS的舞台画面,想的出神。
张真源回休息室看到你的出现十分惊讶,杵在原地不动,你走过去在他面前打了响指他才回过神来。“你怎么来了,我还以为是我太累出现幻觉了。”随机把手环住你的腰,拿掉你嘴里的糖,摘掉碍事的鸭舌帽,给了一个极具侵略性的吻
“酸奶味,真甜。”
“我特地飞过来看你舞台准备的怎么样,细节需不需要调整,我好歹也是艺术总监,不能只是挂个名,都交给别人吧。话说回来,你真的够野啊,dancing with a stranger把我看的想马上回酒店感受一下。”说着你的手有点恶作剧的在张真源脊背上游走,若即若离的感觉有点让他心痒痒,呼吸也开始不平稳。
张真源把后背上捣乱的手抓住,一下子转过身把你按在门上“不用回酒店,在这里要感受一下我的野性也不是不可以。”虽然你有这个想法,但是毕竟是休息室,外面人来人往的,还是要注意影响。侧身逃过他的壁咚“野性我肯定想感受,但不是现在。”拉着他坐到椅子上,把包里的的修改方案给他看,里面把需要修改的细节都标识的很清楚,不是很复杂,但是改动点不少,会很辛苦。
“你只负责点火不打算灭火,故意玩我呢?”虽然嘴上抱怨,但还是认真在看调整内容,并给你反馈。对于他的抱怨你当做没听见,督促他快点看。
好不容易把工作内容梳理完成,给执行团队确认了最终方案,张真源的时间也随之变得紧张“乖乖,我还有20分钟就要进行最后的彩排了,没有时间陪你,一会儿自己安排可以吗?”他的语气听起来很愧疚“没事,你忙你的,不用担心我,一会儿演唱会结束我还有个视频会议,要先回酒店。”其实你根本不介意这些,但是张真源每次都会照顾你的情绪,给你的安全感远比你想要的多很多。
你心疼他最近连轴转,想给他舒缓了一下肩颈,没想到他拉住你的手一把拖进怀里,想啄木鸟一样在你脸上狂亲,呼吸打在你脸上怪痒的,你笑着让他停下,他直接堵住你的嘴,让你无法说话。
张真源的手不老实的钻进你的毛衣掐你腰上的肉,这么明显的意图,你当然知道,已经感觉到了他的变化,但是还有十几分钟他就要上台了,根本不够他发挥,只能推开抱歉的看着他“没时间了,好好休息一下,结束回酒店我都可以。”他看了看墙上的时钟只能放弃,把你带到沙发上,像只大狗狗一样手脚并用的抱着你,呼吸打在你头顶上“那你让我抱着你眯一会儿。”你拍了拍他的手背示意他安心睡觉。
刚刚睡着,敲门声就响起了,是工作人员,张真源已经醒了,怕你摔倒,往里带了带你“你再睡会儿,一会儿演唱会开始我让助理叫你。”他从沙发后面拿出毯子盖在你身上,亲了一下你的鼻尖就快速离开休息室。你因为毯子上有他好闻的气息,陷入了沉睡。
被助理带到他给你准备的位置上,周围坐的是你熟悉的人,寒暄了一下就给张真源发了条消息“老公就是最厉害的!加油!我好爱你啊啊啊啊啊啊啊!”对面的回复“老婆一定要一直注视我哦。”还发了自己比心的表情包,很可爱。
整场演出氛围十分热烈,在《dancing with a stranger》这个舞台的时候尖叫和呐喊推到了最高点,所有人都在为他着迷,你也没闲着,看到他在舞台上的爆发之后给他留言“不愧是张哥,大招只放一次。”他跳完看着你的方向,舞台灯光也渐渐暗下来,要准备最后一个舞台了。你比了一个打电话的手势,然后就赶着回酒店开视频会议了。
等他到酒店房间已经过了12点,你还坐在床头对着电脑敲敲打打。看着他还没来得及卸妆的脸,你咽了咽口水,昏暗的灯光配上那张五官精致的脸,“惊艳”两字毫不为过。关掉电脑起身向他走去,吊带也不经意从肩上滑落,抚摸着他的双喉结“张大帅哥,舞台上力度挺大啊,发力点很熟嘛,整个场馆的人都在为你尖叫。”
他听出了你话里的意思,把你抵到墙上,抬起你的下巴,咬了咬你的耳垂“力度有多大你亲自试试吧,总监。”
这一回合你又败下阵来,被拿捏的死死的。
张真源把你抱起来,在你耳边用低沉的嗓音说
“dancing with my hon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