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向来是韩剧的卖点,所以,儘管《H.I.T.》标榜是警侦剧,但既然主人公是重案组女组长,又怎能逃得过不谈爱情呢?韩剧迷可一千一万倍不愿意呢!(关于这点,相当佩服日剧编剧,《BOSS》同样是以女人挂帅,但人家就只谈警侦)
因此,《H.I.T.》在紧凑的侦查情节中,仍得拨出两个主角的谈情时间。(关于这点,觉得香港编剧也做得很好,而且也做了很久,他们也总能在很紧张的情节中让两对以上的主角发展感情)
虽然,这部剧裡的感情戏很少,而且有说两个主角的感情发展得太迅速,有些强塞硬凑,但我却并不同意。重看了两遍后,我认为重案组女组长车秀京与新人检查官金再允的爱情发展,是有迹可寻,而且刻划得挺细腻。
编剧藉剧中人──金再允的青梅竹马好友、女博士郑仁熙的口说,车秀京与金再允的爱情,是建立在“连续犯罪的心理”上。对我而言,这名词对我太陌生,而且搞不懂,所以得一一分析两个主角相处时的互动,慢慢剖析,以自己瞭解的方式去搞懂编剧的“连续犯罪心理爱情”。
其实,车秀京与金再允的爱情,是一般电影或电视剧都用烂了的桥段:
男女主角一开始因事结怨,成了冤家→机缘巧合下在一起共事或同住→因某件事发生,两人共同面对,加深彼此的瞭解→(任何一方)产生感情,锲而不捨地帮助心仪的人→默默付出的一方终于回报,有情人成眷属
然而同样的桥段,若在人物的性格刻划上下足功夫,那就会产生不同的化学效应了,而正好,《H.I.T.》编剧金英贤(也是《大长今》的编剧)是个功力很深的“化学师”,她各别赋予了男女主角一段不平凡的过去,而造就了他们相遇时的个性,并相互吸引而作出改变,互动感情细腻,心理转变也有纹理,在紧张办案的过程中穿插徐徐说来,别有一番滋味,也更耐人寻味。
(一)过去的梦魇
车秀京与金再允都有着非常不愉快的过去,只是一个的过去深深影响了往后的生活选择,而另一个的过去则在遗忘之下潜移默化地影响了做人原则与处事态度。
先说车秀京吧。
十四年前的一宗连续杀人案件,让她失去了爱侣,而爱侣死的那一天是她的生日,而最残酷的是,当年还是菜鸟巡警的她,竟放走了杀了凶手,以致她十四年来自我谴责和惩罚──吃苦耐劳地努力学习,从菜鸟遥身一变为让人闻风丧胆的重案组女组长;将心爱的高跟鞋都锁进柜子,从女性化十足美女警花成为男人婆女警官,还患有香港脚而不得不长期穿着五指袜;生活不再有欢乐,即使是休息也只看“连续犯罪”相关的书籍。她还很容易发脾气,甚至为了侦查案件可以不吃不睡,也不会为自己打算,生活似乎除了工作就没有别的,根本就与机器人没有两样。
她唯一的目标是:亲自逮捕十四年前被她放走了的连续杀人犯──这是她十四年前去世的爱侣,死前留给她的遗言,也就成为了她往后生活选择的紧箍咒。
而金再允呢?
是个有钱人家的孩子,但童年生活并不愉快,不曾享有天伦乐,因为父母关係不好。而他,曾在父母只顾着吵架的当儿,被诱拐了。独自被关了几天,待自由时,发现,原来是他最信任、最依赖,比跟父母还亲近的奶妈联同外人绑架了他。而由于父亲与奶妈搞不伦,因此他被诱拐的事是付钱了事的,而他的母亲更因此事与他父亲离婚,从此一家人分离。
因为被最信任的人背叛,所以他选择忘记这段不愉快的童年,直到他遇上车秀京。
车秀京务实、有目标的生活,对照了他的玩世不恭,甚至考上了检查官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而做,除了吃喝玩乐玩女人,跟一班同是有钱子弟喝摸酒杯吹牛外,他的生活就是无聊,以致他对任何事都很快感到厌烦。
 
(二)跳探戈式的改变
改变,是从金再允开始的。
车秀京锲而不捨的工作态度,对不知为何而作的金再允来说无疑是一种挑战──她的老炼反映出他的嫩;她的务实反映了他的纸上空谈,所以他也开始积极面对工作,因为他发现,当两人就侦查方向不同而争持不下时,所有的警察,即使是各怀鬼胎也会暂时联合起来,对抗他这个“外人”。因此,孤军作战的他,得使出浑身解数、动用了可以使用的资源,才能让务实的车秀京信服他这新人的判断。
他的确先赢了一仗。但过后,却不得不承认,车秀京的经验,同时,也因为知道车秀京那一段悲惨的过去,而对她的态度有所改变──会关心她是否有吃饭和睡觉、会担心她独自一个人去搜山找证据,甚至还会买晚餐给她吃。
一顿送上门的寿司与热茶,也让车秀京开始改变与金再允敌对的态度,因为这顿饭,并不是一种讨好,而是出于一种关心,她感受到了──金再允之前一再问她是否有吃饭有睡觉,并不是嘴巴上说说而已,而是真的关心她是否有吃饱睡好。于是,她也不扭捏,欣然接受他送上的晚餐。
敌对关係融化后,两人在工作上就积极合作了,金再允甚至为车秀京製造了一个继续审讯被逮的连续杀人犯的机会,虽然最后是以车秀京受伤、金再允暴怒带她去看医生收场,但两人的关係已跨进一大步,而变成可以同檯喝酒谈天的伙伴了。
 
(三)一场押注与暂停键式的恋爱
因为车秀京的过去,金再允不断想起被遗忘的童年经历;因为车秀京想摆脱受伤人的心态,重新过新生活,金再允也积极去寻找被遗忘的过去。两人都想要以新的心态过新生活,然而,彼此面对过去的态度却有所不同,车秀京想要遗忘,而金再允则积极面对。
因此,两人对彼此的爱慕萌起点也不同。
金再允在自己都不知的情况下被车秀京吸引,所以会一直担心她没吃好睡饱,直到在重新忆起自己的过去后,他才明白自己对车秀京的心意──想要将这可以为旧爱侣坚持追捕凶手信念,并抛弃了自我而坚忍地活了十四年的女人的心,抢过来佔为己有。因为他希望重新捨起信任人的心,而车秀京就是那个他孤注一掷的对象。
至于车秀京呢?
可以说是因为金再允出现得正是时候,献上的关怀也来得合时,而给予的当头棒喝更是她迫切需要的──她太需要一个为她按暂停键的人了。
自爱侣死后,她接受地狱式的训练,将自己从纤弱娇女变成女金钢,不分日夜地工作,只因受伤者的心态促使她更着力为其他受害者分忧,以慰自己对已逝爱侣的愧疚。所以,她一直只知道低头往前冲,从不顾及其他人,尤其是合作伙伴的位置与心态,以致其他人不能配合时便暴跳如雷。她身边的朋友、伙伴们并非不知道她的问题,只是大家都纵容她,不忍说,也不愿提醒,导致她更变本加厉。
而遇上金再允,则是她的转捩点。
这个人可以无视她的暴怒,而只在乎她是否有吃饭睡觉;这个人可以无视她的痛苦与顽抗,将她拉去就医;这个人可以不在意她的避忌,当面数落她的缺点,并直接提醒她,无论她装得多像男人,她也只不过是一个女人,还是一个女人;而最重要的一点是,这个人并不像组织裡其他男人般,对于她这重案组女警官有诸多的看不惯和轻视,反而觉得被摆在这位置的她,很可怜。
我认为,金再允的那一句“你还是一个女人”,触动了她的心弦。虽然,在谈这番话之前,她曾忍不住脱口而出,要与金再允交往看看,我想她那时也是因为一时失落而想到要找金再允倾诉时,他突然就出现在眼前时,一时激动而不经思索下的反射反应。
因为受到触动,所以当她在香港被绑架时,金再允竟不顾危险、单枪匹马地出现并救了她,还在紧张之馀在游轮上上演了浪漫,并满足了她的幼稚愿忘,终让她的心防决堤,打算接受这不期而至,遗忘了许久的恋爱感觉,却因为金再允的临阵退缩,而让她更加筑高了心防。
然而,已造成的缺口,是怎麽也堵不上了,因为金再允已成了她非常在意的一个人,以致她不得不在游轮浪漫后,刻意无视他的存在。
至于金再允的心态,其实不难明白,他是因爱而怯。
他在明白自己对车秀京的心意后,就向好朋友请教如何与人交换心灵。老友告诉他,要先付出,而且先从小付出开始,待有回应了,再给予更多的付出,待有更多的回馈时,就可以建立那种交换心灵的关係了。只是,他没想到他的付出可以这麽快就可以得到回报,所以胆怯了,因为这样的迅度超出了他的掌控,同时,他也害怕自己倾注了所有后,所得到的并不是他期待的,所以才会临阵却步。
所以,他才会对车秀京坦白他并不相信人与感情,无论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同时嘱咐她快点找回失去的自己,那他也可以找回自己。
这样莫名其妙的话,车秀京完全听不懂,什麽你先找回自己我才能找回自己?我的本我与你的本我根本就没有关係吧?因为两者之间的关係尚为建立,金再允自己就先剪断了。
随后,经过几番磨合,金再允也在这些磨合中成长了,跨过了胆怯界限,并不再保留地倾注了自己的所有,就押上车秀京──爱她,并信任她,即使受到伤害,他仍不愿回头,只坚信自己总有一天会得到所押的赌注。
而因为金再允的包容,所以车秀京才能有喘息和停下脚步的机会,并回头看看自己所犯下的错──因深信好友不会杀人,而将对他不利的证据一一销毁或收藏──严重伤害了自己的工作威信和组员以及金再允对她的信任。
其实,若就此事而指责车秀京爱金再允不如金再允爱她多,那是很不公平的。她对于想保护的人,往往会作出这样的傻气动作。且看看之前警局发生偷窃案时,不小心误入女警宿舍的金再允的指模被採集,并被当作是偷窃嫌疑犯时,车秀京也作出同样的反应──想要藏起那指模证据,并不自觉地威胁目击证人,只为了想保护金再允,以及坚守他的意愿──不想别人知道他俩的恋情。以致最后她被H.I.T.组员逼供与金再允的关係时,把所有的事都揽上身,说都是她暗恋他惹的祸……
所以,当她用同样的手段去保护她好友时,就不会觉得奇怪,而且合情合理──她会为她想保护的人赌上所有,包括职涯与生命。
因此,只要明白这一点,就不难明白为何极度不信任人的金再允会原谅她所给予的伤害,并包容她,甚至为她思索出一条拯救出路。
 
(四)圆满的落幕与遗憾的我
虽然,编剧一再藉剧中人郑博士的口说,金再允与车秀京的爱情,是一场“连续犯罪心理”的爱情,更直指他们之所以会互相吸与产生爱恋,是基于产生恋爱感觉三原则──1.Common Secret(共同经历)、2.Deja vu(陌生又熟悉的感觉)、3.Pysical Attraction(外表吸引)──中的第一第二原则,而不存第三原则。郑博士的独断,不但遭到金再允的抗议──一再向好友强调,他的车组长很漂亮,比她这出了名的美女博士还漂亮,同时也遭到我的否决。
我认为,金再允对车秀京的爱慕,一开始就表现了强烈的佔有慾了。他那种佔为己有的心态,在他决定送她第一份礼物,一对丝袜时就表露无疑了──送一个还不是女友,甚至还称不上是朋友的女人这麽贴身的衣物,除了表明他对这女人有佔有慾外,实难想出其他原因。
他甚至说,总有一天要让车秀京把她收藏在柜子裡的高跟鞋拿出来穿上。
拜托,他一个大男人干嘛这麽在意一个女人把自己的高跟鞋用作收藏而非穿上呢?
若不是有恋物癖,另外的原因只有──想束缚车秀京行动的佔有慾。脚踝是女人最性感的部位之一,所以当金再允一而再再而三地提到车秀京穿五趾袜、高跟鞋,更买了一双来不及送出去的细袜,甚至在游轮上车秀京叫他帮她弄套衣服给她时,他不但给她弄了套晚装,还符带送上高跟鞋,这在在说明,金再允对车秀京赤裸裸的佔有慾。
而车秀京呢?
同样的,她不但被金再允的关怀打动,更迷恋于金再允对她的亲密举动──亲吻、拥抱。可以说,他们双方都对对方有一种佔有慾,所以她才会在与金再允分开时要她想念她的亲吻,再次重逢时会主动向金再允求婚,并在对方抗议她抢了他的权利时,向他提出她想要“色一点”的求婚。而决定面对十四年前杀死她前男友的连续杀人犯时,会询问金再允会否一直陪在她身边,尔后得到对方一个不需要语言的承诺──拥抱。
然而,我觉得非常可惜的一点是,当一切障碍、心魔都去除时,车秀京终于从柜子裡拿出一双高跟鞋穿上,并准备与金再允约会时,编剧与导演并未着力于表现金再允的反应,反而着力于被下属铐上手铐的两人如何上演“床戏”。虽然,此床戏很搞笑,也很温暖,也符合双方的性格表现而不觉突兀,但我心裡还有遗憾,对那高跟鞋耿耿于怀至剧终人散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