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For Thirteen”──这并非你所想的那样,类似“Table For Six”的那种男女“对对眼”餐宴,而是一场“批判”午餐。发起人是我部门老闆,出席者是全体内勤人员加两个小主管。表面说法是:“没与内勤人员一起用餐过!”,底面用意是:“吃吧,吃吧!吃饱了就给老子我吐出谁谁谁工作不力,各掀底牌去数那两个小主管的不是。”不过,这底面用意是当着大家的面明说的,所以大家在饭宴前已知要准备的“功课”。
虽说考题出了,功课也准备好了,可是未必派得上用场──有些胆子大,不怕翻桌走人的同事,在饭宴前几天的某个加班时间,被老闆特地招进房间去,吩咐“口下留情”,因为他原本想要针对并强制改变工作态度的某人,竟先向他递辞呈,所以,他只好好聚好散囉……
“批判”午餐后来失败了。主因是,原来目的流产。副因是:
首先,是选择的餐厅没有包厢,所以老闆的“Table For Thirteen”要求,最后只能霸佔了餐厅最中央的地方,备受其他食客注目;第二,开放式环境代表没有隐私,无论说话声音大小都会被周围的人听去,试问,有谁愿意对外公开暴露公司内部的缺点呢?若遇上“有心”的“社交工程师”把这些公司“閒话”都记录去,再当作情报转述或转卖给对方公司,那公司的专业形象岂不是会受影响?第三,谈论的时间不合宜。吃饭时间嘛,全身的血液都带着氧气流向胃部去作消化工作,哪有多馀的供给脑部作严肃思考呢?
结果,那场“Table For Thirteen”就只能由老闆表演one man show,全场只有他说,大家低头吃东西,偶尔被指名的人会稍作回应,但都是压低声音的,以免被餐厅其他食客注意,场面怪让人不自在。最后,大家都不约而同地,匆匆忙忙地把盘中餐塞进口裡,有些甚至连食物都未吃完,就作鸟兽散了。
当要付账时,老板才发现,部门全部内勤人员加上他与两个小主管,其实只有十二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