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肉铺里一排排大不锈钢钩子上钩满了一块块刚切割的猪肉,苍蝇们蠢蠢欲动,它们早就盯上了这饕餮盛宴。与此同时,铺子里来往的人很多,大部分都是清早来门口等肉铺开门的,今天是一月一次的赶集日,每逢赶集的时候,家家户户都不约而同吃点好的,可能是慰问自己过去一个月的辛苦努力,也可能只是单纯地犒赏一次自己。
现在这里面挤满了人,温度在这狭小密闭的方寸之间骤增,男人们的汗臭味和女人们的化妆品味道混杂在一起,将这里布满。苍蝇们兴奋极了,它们就喜欢这些肮脏的东西。凑巧的安排仿佛是特意准备给它们的酒池肉林,它们无限接近那些猪肉,但始终挨不到边儿。因为猪肉的上边就是一条条转动的丝带,这丝带可不是什么风扇的装饰物,而是为了驱赶这些小东西而特意搭建的。猪肉们看着来往的人群,偶尔和他们对视后,猜测自己会被谁给买走,需要现场绞成肉馅或肉泥吗?它们擅自猜测着,走神着。
给所有的小猪来一次安乐死吧,我想吃烤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