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一年几乎没跟家人亲友联系,本以为会忘记或淡化那些日积月累的矛盾和埋怨,显然这种做法并没有太大用处。
对我而言长大后所面对的就是一个不断失去的过程,内心无比的灰暗、压抑,虽然我自己也知道该以积极乐观向上的态度去面对生活。但现实确实是比较残酷的。
春节那天得知二十几岁的堂弟去年因病去世了,我被震惊了好久,他那么年轻怎么就突然没了?说起来二爷爷家那边情况甚至比我们这边还要压抑,先是三儿子和大儿子相继去了,后来二儿媳妇和四儿子又前后患病,大前年正月初三初四老两口驾鹤西去,去年五儿子的孩子又去了。想起来都觉得很压抑。
而我们这边大姑姑生病已去世,前几年二姑姑因为跟妯娌吵架气不过喝了农药,二姑夫和二姐夫也在去年患上了重病,剩下的女眷们只有四姑姑状态好些,其余的正遭受着更年期抑郁症还有帕金森的困扰。真的也都没好到哪里去。
也是在春节那天妈妈告诉我,去年她的一个好朋友被sha了,并且有可能是她自己的女儿谋划的,我依然是被震惊了好久好久。据说是因为她跟一个外来汉睡到了一起,然后有一天她的女儿让她去城里住几天,结果去了就被收拾了。我震惊和难过是因为她对我们家真的挺好的,有开心的事也会发视频告诉我们,有好吃的也会分享给我们,我们虽然不很了解她的私生活如何,但都觉得她是个开心活泼并且心灵手巧的人,没想到会落得这么个结果。
还有就是得知了一些邻居们的近况,有因病或意外去世的,还有正在生病的。
今天二堂哥来我家跟我们讲述了他现在的难处,因为几年前大伯严重摔伤导致半身不遂后又因为缺乏活动锻炼身体有点僵硬难以自理了,而大伯母的帕金森又有加重的趋势,所以他想跟大堂哥商量将父母送去疗养院,然后说起来大堂哥对于照顾父母这件事上一直不怎么露面更难谈的上是尽心尽力了。两位老人现在正处在当初二爷爷和二奶奶当时的处境,即使家里有粮也吃不到嘴里,只能靠一些简单的现成的食物勉强度日,多数时候都是二堂哥在下班后照顾老两口,而大堂哥和他媳妇...既不怎么露面也不怎么帮忙,经常对这种困境视若无睹。说实话兄弟之间或者和父母之间都是会有一些纠葛或矛盾,但在重要的事情面前都应该暂且将纠葛矛盾搁置一边,先处理好眼下重要的事情,而不是把陈芝麻烂谷子通通拉出来再数落一遍。
就如同我的舅舅舅妈那样,从一开始就表明了不会赡养我的姥姥,并且一直把过往的矛盾挂在嘴边,不停的到处说三道四,还惦记着老人家的那几间快要塌了的房子和老人手里那点老人钱。从小时候我就觉得舅妈太过于偷奸耍滑,四处借钱是常事,永远强调自己多么不容易,为这个家出了许多力,从来不会见外。并且偶尔还会将自己遭遇的不幸怪到我们其他人的头上,比如她儿媳的流产和儿子的胃出血。虽然妈妈和姨妈都想给点钱表示一下心意,但显然人家根本不领你的这个情。
我现在就觉得生活中真的没啥值得我开心的事情,我现在就像站在了阳光都照不到的角落,又灰暗又寒冷。使我不禁联想到了自己的将来,我有点开始害怕以后的日子了,虽说一个人有一个人的命,但我还是想祈求上苍别让我的结局太惨。我挺久之前选择了不婚今生独自一人,虽然周边人都不理解并且不支持,但我自己真的觉得挺清净的,并且内心是平静的。虽然他们一直在拿责任和义务、自私和逃避之类的话来说我,但这所有的一切在人意念形成之时就已经是自私并且邪恶的了, 所以我也只是听一听随便分辨几句就不再往心里去了。让我感到厌恶的是他们的喋喋不休和自我感觉良好。
我想不管怎样,我们总得过好现在,并且期待将来,也过好将来。
所以...春节之后,星光依旧。春节之后,生活还得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