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美地睡了午觉,盖着羽绒服,用超舒服超亲肤的围巾一角代替眼罩。
有事没事多看看豆瓣的低消费/消费降级/抠门男女省钱组,能打消一些购物的欲望。虽然今天还是想喝奶茶,可能下午写着写着会去买吧。
因为头像是无脸男,所以变成灰白也无所谓。
昨天下了小雪,所有公众号都开始弄这个事,我并没有帮上什么忙。错过又会如何呢?螺丝钉没有选择。
同事今天说要暂时去忙另一个公众号,这几天要靠我了,所以上午赶完了一篇,下午接着赶另一篇。如果一个公众号只有一个编辑做,就得这种速度了。
漫漫已经走路越来越厉害了,虽然还是要一只手扶着我们的手,但是自信的步伐和鼓鼓的肚子,让人觉得前途一片光明。每天回到家看到她,咿咿呀呀,巴巴巴巴,暖暖的软软的,看她张开手要抱抱,好治愈。
在铃声响起之前,我是自由的。
我是谁,我在哪一段人生里,过往与现在真的有关吗?
除了死亡是唯一要努力抗拒的,其他的都不是真正的敌人吧,那改变他们又有什么用呢?世界会因为多了一个愤怒的人而变得更好吗?
为什么评价理论无法对庞大的成人群体研究出可以说服我的成果呢?
阿加莎认为写作中的背景设置要高于人物设置,而且人物不必来源于生活,其实是很新的想法诶,不知道有没有人研究过这个。
看动漫其实只是为了治愈自己,内涵什么的无所谓的,就像迪士尼的玩偶出再多都可以,形象其实联合无所谓,而给定的性格是人们集体心理的投射。
我还是对集体意识很感兴趣啊,算了别想了睡吧。
半梦半醒中,我胡乱想着。
身体在时间之河里沉下去,脑袋还是没有停住运转。
曾经,我人生中最美好的事情就是看书,因为与人相处使我痛苦,获得或失去都让我痛苦,背负着父母的期待而成长是痛苦的,我总是很忧郁,书可以让我逃到现实之外的地方去。
如今,拥有爱自己、牵挂自己的家人,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我也说不清,或许是苦恼自己的爱好无法精进,或许是眼红同龄人赚得比我多,或许是有了孩子就很难出去吃饭或者出去玩,或许……
智齿的窟窿已经平一点了,下午重新开始久违地开核桃吃,希望自己能聪明一点,及时开导自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