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王国首都最大的菜市场,而我也是这个菜市场里面的小小一员,我卖的是猪肉,跟旁边那家卖羊肉也算是竞争关系,我们经常吵嘴,她说我的猪肉烂了,我说她的羊肉不新鲜。
  而每当我们吵嘴的时候,周围的小贩们都会向我们进行友好的围观,也算是个解闷。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的度过,直到那一天,脏乱又嘈杂的菜市场迎来一道明显不属于这里的身影。
  那是一个穿着洁白长裙的女孩,她皮肤皙白,头发上也尽是不菲价格和漂亮的发饰,她就如同一位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一般,可此刻的她却保持着微笑走进了脏乱和嘈杂的菜市场,许多人都在驻足观望,不知道她到来的原因是什么。
  就连平时总是会跟我吵嘴的羊肉小贩此刻也瞪着小眼睛看向她。
  她是贵族,所有菜市场的人都如此想到,除了贵族子女,没有人会穿的,或者有能力穿的如此华丽。
  而她的脸上也保持着温文尔雅的笑容,她对所有看向她的人都会抱以微笑回视,她拥有极高的贵族素养。
  可是,她来菜市场干什么?
  这种地方,可不是高贵的贵族该来的地方。
  难道她家的仆从已经买不了菜了吗?
  菜市场人们的猜疑一直停到我的身上。
  女孩最终在我的面前站定。
  她也在朝我笑,我认识她,但不等她开口说话,她却先张开了嘴巴。
  然后我就看到了她满是鲜血呵创伤的嘴巴,而在她的舌头上端赫然有一块涂抹血红的玻璃块被她用舌尖顶着。
  女孩依旧在笑,她仿佛感受不到任何疼痛那般。
  而我已经被震惊的说不出话,在我的记忆里,她可从来都是一个很怕疼的女孩啊!
  没多久,女孩温柔的声音就传递进了我的耳朵里面。
  “带我走吧,大姐大。”
  ......
  我跟女孩说起来已经一年多没见过了,但一见面就是如此鲜血淋漓的场面我还是没有想到的。
  哪怕我是卖猪肉的,已经见多了鲜血淋漓。
  我跟女孩小时候就见过,她那个时候就是贵族家的孩子,本来是没有机会跟我这个猪肉世家的孩子有任何交集。
  可就是有一天,女孩的马车在大雨天陷进了泥坑里面,当时女孩的身边只有一个女仆和一个车夫,而她那天本来就只是去珠宝店买个手镯,而车夫一个人又抬不起马车,即使女仆下来也抬不起来,而她们又不敢叫女孩下来,毕竟女孩是大小姐,现在的天又下着雨,如果女孩淋了雨生了病,她们可都是要掉脑袋的啊。
  就在她们急得团团转的时候,我跟我的那群小伙伴们经过了,这场雨很急,所以把在城外玩的我们也淋了个通透,然后跑着回来,接着我们就看到了车夫和女仆在拼命向上抬的马车。
  我本来就是屠夫家的孩子,所以一膀子力气我也是有的,再加上我那个时候心还是很善良的,所以,我大手一挥,就带着我身后十几个小伙伴过去帮忙抬车了。
  当时那个车夫和女仆都是一脸感恩戴德的模样望着我,我也只是自豪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说着这条街我罩着的话,而也就在这时,我发现马车上面的小窗户从里面打开了,而女孩那张可爱的小脸紧跟着就露了出来。
  那是一张超级可爱的小脸,而且还特别好看,一下子一种女英雄救美的情怀就冲进了我的胸膛,虽然我只是屠户家的孩子,未来也会是女屠夫,但是,我的小脑袋更加自豪的向上抬了抬。
  而女孩则是朝我笑了一下,然后她就把女仆叫上了马车不知道说了些什么,等女仆再下来的时候,手里面已经多了五枚闪亮亮的金币,说是给我们的酬劳,我本想拒绝,但一想到身后的小伙伴里面有几个家境特别困难的,所以就也接过了这五枚金币。
  等车夫驾着马车离开,我就把五枚金币给了家境特别困难的五个小伙伴,告诉他们不要告诉自己的爸妈是我给他们的,就说是捡来的。
  分完以后,我还特别自信和高傲的对着所有的小伙伴说了一句。
  “跟着本大姐大混,未来有你们吃香的喝辣的,金币拿到手软!”
  没分到金币有些悲伤的小伙伴们一听我这话立马兴奋的抬起了头,高声大喊。
  “好!”
  不过,小孩子终归是小孩子,那五个拿了金币的小孩的话没能骗过她们的父母,而这些父母也都偷偷背着我的父母来向我道谢,她们都说会报答我的恩情,让自家的孩子向我效死力,甚至还有几对父母带着孩子跪在了我的面前。
  我当时一点害羞和不好意思的感觉都没有,依旧说出了那句。
  “跟着本大姐大混,未来有你们吃香的喝辣的,金币拿到手软!”
  再后来,我因为要杀猪的事,跟着父亲去了一趟女孩所在的贵族府里面,然后我在小花园一脸新鲜的看这看那的时候,就突然看到小花园的凉亭里面坐着女孩,那时候我还小,脸皮也厚,就走上前跟人家搭话,跟人家做了朋友,还让人家叫我大姐大。
  但让我没想到的是,女孩还真叫了我一声大姐大,后来她也是一直都用大姐大来称呼我。
  女孩没什么朋友,所以我们成了朋友以后,她经常来找我们玩,而我也没忘记对于小伙伴们的诺言,舔着脸又向女孩要了几个金币,让我的小伙伴们都一个人一枚以后,我就再也没向女孩要过。
  倒是女孩却有了每次来找我玩,就带几个金币的习惯,后来,拿着多余金币的我找了我的那堆小伙伴们,商讨这金币怎么办,最后商讨的结果就是,让我保存这些金币,然后等大家有什么一同的目标的时候再拿出这笔钱来出力。
  但不得不说,给我金币的女孩真的是个社恐,每次她只找我一个人,一旦我的小伙伴找我来玩,她就会提前找理由离开,特别果断。
  而在长大后,她找我来玩的次数也越来越少,再加上我得去菜市场出摊卖猪肉,我们相见的次数就更少了,一直到最后我们整整一年没有见面。
  但再相见,女孩却让我带她走,而她的嘴巴里还有一片看起来就是用来自杀的玻璃片。
  ......
  女孩看了我许久,才好像是意识到什么似的,从怀里拿出了一枚金币放在我的案板上。
  “大姐大,我不想被献给国王。”
  女孩的眼睛里全是充满希冀的光芒。
  “所以,你带我走吧。”
  我看着女孩,刚想让女孩把嘴里面的玻璃吐出来的时候,菜市场门口一个老车夫却突然被一支贵族护卫队踹进了菜市场,而那支护卫队却连看他都没有看,就径直向女孩这边跑过来,而在她们的前进道路上,还有一个举着木棍但是浑身都在颤抖的女仆。
  这一刻,我也已经明白过来。
  女孩是偷跑出来的。
  在当年的车夫和女仆的帮助下。
  我身边的羊肉小贩一直都在紧张的注视着我,她在离岸等我的话。
  在那些贵族护卫队想要拔刀砍向女仆的时候,我朝她点了点头。
  而她立马会意。
  当即就拔出了桌案边的那把剔骨刀遥遥的指向那群贵族护卫队,高声喝道。
  “你们这群王八蛋!难道不知道这里的菜市场是大姐大罩着的吗!”
  女孩的声音很高,而下一秒,菜市场所有小贩就都拔出了自己的武器,袭向那支贵族护卫小队。
  她们都是我曾经的小伙伴,只不过长大了而已。
  在菜市场走向混乱的那一刻,我牵住了女孩的手,然后小心翼翼地用手帕把女孩嘴里的玻璃片拿了出来。
  “我带你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