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的金奈(Chennai),虽是印度的第五大城市,但在历史上却赫赫有名,因为它是曾帮助英国在印度、东南亚扩展霸权的英国东印度公司在亚洲的根据地。然而,这个城市在《东周刊》的一篇报道中,被称为“肾都”。原因在于,这个城市已成为非法人体器官交易的重地,从头髮、皮肤、血液、器官到骨骼,在这裡只要说出需求,都有交易,而且论斤论量,价格毫不含煳,而其中,肾的供求量是“常买常有”,还被“出口”到国外,所以才被称为“肾都”。
这些被器官贩子称为“健康”的肾脏,都是从活体上割下来的,而供应群是,印度赤贫户。只要到那些个穷村子走一趟,那裡的人只要掀开衣摆,几乎每个人的腰部上都有一条手术疤,男女老少都不例外。这些人,都只有一个肾脏,不是因为生病而被割除,而是因为太穷,穷得即使如何劳动工作,也无法饱肚或清还债务,所以只好出卖自己的肾。可是,他们并没有因此脱贫,反而陷入了更贫穷的深渊──健康坏了,从此无法再劳动……
被列为“高价品”的肾,贩卖所得其实大部分都落入非法器官贩子、无良医生的袋子,原主所得只有那区区一千至一千美金,而代价却是一辈子的健康。
这篇报道,最让我感到唏嘘的是,穷人没了肾,是为了要填饱肚子;富人没了肾,是因为吃得太好而坏了。穷人健康坏了,只好听天由命;富人健康坏了,却觊觎别人身上的。至于那些“帮凶”的谬论,更令人不齿:
“人的身体有两个肾,割一个卖了,不但可以救活别人,自己的生活也好过了。”
那这些人为何都不割下自己身上的一个救人一命,钓鱼何乐不为?
但纵使感到千万唏嘘又如何?这个世界已被金钱操纵,别说花钱可以驱使鬼推磨,只要想得到钱,神佛呀、天谴呀报应呀,都不怕,朋友可以出卖、妻儿可以贩卖、父母更可以贱卖……花花世界裡,其实只花花绿绿的金钱最让人着迷。所以,现代人,其实应该是不管哪一代人,金钱才是大部分人的信仰、大部分人的神!
这世界,其实并没有分白人黑人黄种人,只有分富人和穷人。因为无论那种人为制度,教育、法律、医疗、媒体等,并没有绝对的公平对待与分配。只要你有钱,可以选择最好的教育,起步已与穷人不同;只要你有钱,犯了法还能走法律漏洞,有惊没险(也许更多的是没惊没险);只要你有钱,健康损了,哪怕是病入膏肓都能将别人的器官佔为己有,然后趾高气扬地继续搞坏身体。
突然想起叔叔说的一句话:“不要说公平不公平,这世界上是没有真正的公平的,而最公平的是你自己的肚皮。无论是美食还是馊水,人的肚子只要被填满了,饱了,再多的食物都嚥不下。”
当然,有些人吃饱了仍然会不餍足地拼命吃,但肚皮往往会给这些人最直接的反应──撑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