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并不觉得我最近的生活过得有压力,但我的梦告诉我,我有。
有一晚,梦见我如往常般,开车上班前先予热车子,结果见到车子的废气管喷的不是烟,而是火,吓了一跳,连忙喊妈妈拿水来。但,迟了,车子引擎一下子烧了起来,“轰”一声,就好像我平时看唐老鸭卡通那样的──整辆车子烧成了灰烬,只剩下一个轮辋在颤动,而我只在一旁呆呆地看着我的车子凭空消失了。然后,醒了。
又有一晚,梦见躺在床上睡觉的我,正等着闹钟响起──通知我,跑步时间到了。突然,听到门外有些怪声,细心聆听下,有猫的叫声,喵呜喵呜的,还有一些“嘶嘶嘶”声。心突然一惊,莫不是,蛇爬进屋子裡啦?事因这一年来,住宅附近有建筑商伐林建公寓,把林中的许多住客都赶下山了,有蜜蜂、松鼠、猴子,前阵子,还有小蛇游进屋裡,更听说有条大蟒蛇呢,而且屡捉失败,不知隐藏在何处。对蛇非常惧怕的我,光听到蛇就心就抖,就别说家宅与性命随时受到蛇的威胁了。于是,便战战兢兢地打开房门去探个究竟。
果然如我所料,一隻猫跟一条蛇正在我家的客厅对峙着,但那蛇一见到我,就立刻向我游来,吓得快速往厨房逃,并跳上灶台,想蛇应该爬不上吧?未料,那蛇不但游动迅速,而且还会跳的,向我迎面张口大口,我“哇”的一声,吓醒了,心还兀自快速搏动,虽明知是梦境,但有馀悸,结果,再也睡不着了,一直睁着眼睛想,那蛇哪裡去了?待疲倦来袭时,刚想阖眼,闹钟响了,让我不断挣扎,要继续睡还是去跑步?但还是听从疲倦的脑指示,继续睡,不过,接下却被我妈在我窗外开动洗衣机的声音吵醒,然后,又得忙着帮我妹的儿子换尿布,折腾了一番才能脱身上班去,而我,如最近一个月的每天一样,迟到了……
都说梦境会反映人日常心中所想的事,而我因车子大爷近这一年来脾气闹不断,而倍感疲累。有一次还因为泊车的问题,第一次跟公司的警卫拌嘴,让他往后见到我都脸黑黑的,事因,那次事件发生,的确是我错了──我的车头碰上同事的车牌,导致他车牌有些裂了。虽然,是因为他没把车泊好才导致了这事故,但我既撞上了对方的车牌,那就是我错了。那警卫让我退车时,我不退,因为并未觉察自己的车头已贴上同事的,还跟他顶了几句,说是对方没停泊好,应该是他退车而不是我退,并说对方应该打从一开始就该管制好同事泊车,而非因一个乱泊了后,让后来的人个个迁就那肇乱者,然后暴走。
不过后来,觉得自己很无理取闹,想那警卫也难做,便去把车子移走,然后才恍然大悟,自己肇祸了。那事件过后,我一直想跟那警卫道歉,但没机会直接遇上,有时他远远看到我,他瞪了我一眼,就走开了。昨日,终于逮到他独守警卫亭的机会,跟他说声道歉,才发现,原藉巴基斯坦的他,原来听不懂英语,只会说些马来语。他欣然接受了我的道歉,而我从他的谈话中,得知,原来我的公司对他们相当苛刻,若警卫亭的自动杆被同事撞了,当警卫的他们会被追究责任,而且还会扣薪,而他们的薪水,周公解梦真的没有多少……
他的吐言,让我倍感羞愧,也觉得生气,因为我认同他说的,我公司某些同事的态度真的很要不得,公司内的泊车位本来就很窘迫,他们为了自己的方便还乱停放车子,而且有时撞到了别的同事的车子,还当作没有一回事地走了,我的车子也经常这样伤痕累累的,常让我恨得牙痒,若诅咒可以咒死一个人的话,我想,那些“撞后逃”的同事可能不在人世好久了。不过,话说回来,也有好心的同事因撞了另一同事的车子,通知对方说要赔偿,结果被当冤大头的。那被撞车子的同事,一副好好人的样子,对肇祸的同事说,先别急着赔,待他去修了车子再让他付账就是,结果,本来马币百多的修车费,惨变千多元!
总之,谁听到这些事,都会觉得心寒──同一屋檐下,并不会因此同声和气的,而且更因为是同事,所以耍泼的烂人更多。
至于,那条一直逃脱追捕的蟒蛇,最后还是被捉到了。可能它太饿吧,半夜爬进一个正在装修围牆的住家,弄翻了鹰架和其他器具,暴露了行踪,而被捕获。据说蛇身有男人手臂般粗,呃,一想到,就觉鸡皮疙瘩的!
但无论如何,以上两件事解决后,我昨晚一觉睡天亮了,无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