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怪昨天晚上一直辗转难眠,半夜醒来好难受,怎么的都很难再次入眠,不知今天要发生什么事,或者碰见什么人,而且是预料之外的人和事,我一直有这方面很灵验的直觉。
  果不其然,早上去上网,看到了久违的石老师的信息。原来他一直记得我,一直挂记我,不知道他从哪弄来我的QQ号加上,并给我留下电话号码。当时我并不知道是他,也没有加他,只是看了一下他的信息,并不在意,还以为是无聊的谁呢。当我再次上网时,又看到了同样的留言,后面加上了“石老师”三个字,才开始注意起来。我上了他的空间,看了别人给他的留言,才知道是他。
电话接通,他的“哪位”让我找到了熟悉的感觉。
“用手机打给我,我现在外面吃饭,到时候我再打给你。”
“我没有电话。”
“没有电话,我给你买。”
“不是,我的电话欠费,你记下号码吧。”
“XX,快给我记个电话号码。”电话那端他叫人帮他记我的号码,我听到了别人问他是谁之类的话。
“你只管记就行了,那么多问题……我干姑娘,麻尾的干姑娘……现在民院读书,马上就要毕业。”
我听到了他不加掩饰的兴奋的的语气,甚至还带着那么点儿自豪,不停地向朋友们炫耀着,有点孩子似的可爱。
真的久违了,一直在想怎么找他的联系方式,一直想要他的QQ号或者电子邮件,以便和他联系,因为他之前的号码已换。大学四年我们很少联系,也一直想向初中的同学问问,也没机会,加上最近一直忙着找工作,心情也不怎么好,也就把这事给忘了。
原来是他向我的同学问到了我的QQ号,很快地就加了我,并将他的电话号码留下。说来真的有点惭愧,是我的遗忘让恩师辛苦了。
其时过年期间,我无意中把以前的信件收拾了一遍,看到他曾给我写的两封信,就把它带回学校,并把它传到了我的博客里,想让恩师的信永远地留在我的记忆中,并且永远地留下去。
接到我的电话,没想到他那么高兴,出乎我的意料,可能在他的心目中我一直都是他的女儿,一直都是他引以为豪的干女儿吧。我以为四五年时间不见面,甚至没有几次联系美国会淡化我们的这份师生情,或者会改变我们的父子关系,但是没有,在他看来,似乎什么也没有改变,什么都没有减少,变的只是我们的年龄,我长大了,而他却老了。原来,这几年来是我忽视了我们的感情,于此,我感到深深的歉疚,真的对不起一如既往地关心着我的恩师。
从电话那端传来他的声音,似乎没有什么变化,知道他身体还健康,我也就放心了。看来这么些年我真的给他争了些光,没有让他失望。我的心情也一下子疏朗起来,因未找到工作的坏心情也一扫而光。我才知道,除了亲情,友情,爱情,还有厚重如山的恩情,而我却忽略了它。值得庆幸的是,这一切并没有因为我的一时疏忽而造成悔恨,留下遗憾,。
珍惜生命中拥有的点点幸福,不要让它成为我们终生的遗憾。不要遗忘被我们淡忘了的却还留在记忆深处的那些人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