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买书的速度比看书快,所以曾下了决定暂停买书,然而,在面对书海时,买书瘾又起,结果,又在海买之下,连扫了几本推理小说,除了东野圭吾的《嫌疑犯X的献身》之外,还尝试买了其他日本推理小说家如土屋隆夫、横山秀夫等的作品,而在此尝试心态下,也买了两本西方作者书写的关于法医的故事──《尸体会说话》和《死亡解剖枱》。
《尸体会说话》是美国女作家派翠西亚、康薇儿(Patricia Cornwell)的女法医系列的第一部。作者笔下的主人翁,女法医凯.史卡派塔是维吉尼亚州的首席法医,也是该州第一位女性首席法医。故事当然是从一个凶杀案开始,由于作者是以第一人称写小说,所以我们很快就进入女法医的世界──两年前被任命为维吉尼亚州的首席法医,美丽、办事亲力亲为,而且果断,但却不被与法医合作最多的男性警官马里诺所接受,以及她处处受男性上司制肘。作者在赋予她光环的同时,也点出美国社会的现实──在开放的社会下,强调男女平等却依旧男女工作人同工不同酬,而且若女性出现在传统上被男性垄断的职业或职位上,多多少少会遭受男性的歧视以及不合作态度,总得付出比男性更多的努力去证明自己的能力。
凯.史卡派塔女法医当然也面对如此困境,可是她却不理会这些事情,对她而言只要把工作做好、尽快破案,就是她该做的事,虽不致于我行我素,但也决不会委曲求全,强悍的心、专业的态度,不输于任何人,但她也很柔软,尤其是她面对死于非命的尸体时。
作者借女法医的口说,死去的人是没有自卫能力的,他们不能阻止自己的遗体被解剖,内脏被翻出来,身体被一寸一寸地拍照,而且每个部分都公诸于大众,让专家、警察、律师、法官、陪审团都检视过了,他们的遗体(遗骸)才能安息。然而,在进行的审讯的过程中,死者除了遗体被冒渎以外,针对其死者身体特徵的看法和说词,并非是正经八百、学究式对谈,有时还会有无聊的玩笑或尖刻的閒话,乃至死者生前的生活方式都会被细密地检视、评论,有时还会遭到贬损。而凯.史卡派塔,在面对那些死于非命的受害者时是非常难接受她职业中的残酷一面,所以一直尽力维护死者的尊严,她非常不愿意死者的隐私像他们被取走的生命一样,完全被摧毁。
这是一个非常有人性的“法医”,只是她毕竟只是作者笔下的一个理想法医化身,所以我在开始阅读时,其实是有些小失望,因为我期待书中有更多法医工作描述,然而,它只能算是由女法医领衔演出的“犯罪小说”而已。对习惯了看克莉斯蒂(Agatha Christie)推理小说的我而言,其情节入胜、人物刻划等都不如,至于细腻的情感与心理活动描绘也比不上日系推理小说的作者。不过,作者对气氛营造、情节舖设以及专业知识都做得很好,让读者一读之下就非得继续往下读直到找到凶手为止。
以通俗小说标准来说,表现算是不错,人物刻划尚算丰满,而且此书言之有物,无怪此系列可以一直延续。
 相对于期待《尸体会说话》是一部法医知识满怖的小说,我对《死亡解剖枱》其实是不抱着期待的──也许只是另一部挂着“法医”头的犯罪小说。然而,当我一翻此书时,我就承认我错得离谱。《死亡解剖枱》不是小说,而是法医工作实录,是由全美国最受尊崇的法医学专家之一,斐德列克.萨吉伯医学博士(Frederick Zugibe)凭三十多年的法医生涯经验书写,为读者揭开(套用此书的广告词)“比《CSI犯罪现场》更曲折离奇的十桩真实法医祕密档案”,其中包括了曾轰动全世界一时的美国着名美式足球员O.J.辛普森杀妻案。
十个曲折的案件,有遭人毁容的杀人案、遭焚烧至见体的尸体却只保留了完整头部与颜面的戴皮面具的死尸案、更有惨遭残酷姦杀的女童案,也有枪击案,法医都一一将案情娓娓道来,更详细地记载了他如何面对尸体所留给他的讯息,抽丝剥茧,从而找出有力的证据,找出凶手、指定犯人。
法医说,他们的工作包括检验死者的衣物、器官与创伤。接下来是推测凶手杀害死者的意图,还有鉴定死因。而他们最复杂、最富挑战性、比他自己愿意承认的还要艰难的工作是:鉴定死亡时间。因为,在鉴定死亡时间时,常会遇到各种阻碍:没有目击者,尸体被移动过,气候、湿度和温度的变化,证物保管欠佳或採集不全,尸体经过刻意处理或破坏(如冷冻或以酸液溶解),以及最常见的严重腐败明滅状况。其实,读到以上这段文字时,还真有“原来如此”之感,因为一直以来都被电影或电视剧误导,认为法医最容易的工作就是鉴定死者死亡时间:只要测一测尸体的肝温就能立刻推断出死亡时间。
除了详细的验证,此书最让人佩服的一点是,不只揭露了成功破案的案件,也收录了被搞砸的案件,例如辛普森之案就是被搞砸的其中之一案件,书裡详细地记录了被告的律师是如何操弄法医证据,反黑为白,从而让有罪的人变无辜。
看过此书后,对法医的工作与验证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然而对于人性的丑恶面,却有更多的厌恶与无力感,以及对天意弄人更深感无奈。
书中揭露了一个在枪击案中受伤的47岁武装保全人员,在经历了三次外科手术和无数痛楚的疗程,终于保住了被枪击中的左手臂,并经过两年的复健后,重新回到工作岗位。68岁时,仍然健壮的他依旧为旧东家打工,这天,他进入曼哈顿某栋超高大楼去取货时,进入没多久,该大楼的墻壁开始摇晃,高楼消防洒水器也喷出水来。他连忙找了公司电话打回东家的调度中心,但电话突然中断。几分钟后,他所在的大楼整个倒塌。
那一天,是2001年9月11日,他取货的地点是,美国双子星世贸大楼。
现实,从来就是如此充满残酷与讽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