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群体生活回到孤身一人,这个转变并没有让我不适应,也许这得益于19年的宿舍事件,我可以在任何群体中融合,只是有些心累,那本就不是我的性格。
渺小且卑微对着阿谀奉承。
而今天从南阳到郑州,又转了三个小时坐高铁回洛阳,公交车坐了一个小时才到家,下站后又走了一公里。明明是很累的事情但我的心情却很愉悦,因为统筹给了我很多民谣的歌单,我有了写诗的灵感,好像那才是我真正的音乐风格,找回来了我丢失的灵魂。
打算回家后把芝士蛋糕吃了两口准备看个剧开始休息,难得给自己奖励了些点心。
可是回到家后迎接我的妈妈却劈头盖脸一顿骂,先是刷了厕所拖了地,再后来把桌子收拾了一下,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干活。
再然后应该是属于我放松的时刻了,可她却让我回归正常生活做一个普通工作,没有问我冷不冷,过得好不好,而是问我要钱,问我工资有多少。这让我心灰意冷,我也没想到回家躺在床上的第一件事居然是写这样的日记。
我宁愿在剧组挨骂,任劳任怨也不想做一个平凡普通的工作,因为我还年轻我不想就此放弃。
耳机里突然切换了音乐,是郝云的《活着》而且无端联想到了余华。那歌词正戳在心上:
慌慌张张,匆匆忙忙
为何生活总是这样
难道说我的理想
就是这样度过一生的时光
……
我也不愿放弃自己的计划回归平淡,就像本应该酸辣的人生却忘记加盐。
不卑不亢,不慌不忙,也许生活应该这样。
真的吗?那是属于这些没有梦想甘愿朝五晚九做着手中工作的人;那是属于有了家庭后安于现状,回归平淡的人;那是属于没有目标追求不思进取之人乐意的生活。
我正在思考着,歌词又在继续了:“难道说六十岁以后,再去寻找我想要的自由。”
可是他们不会理解,这就是我不想回家的理由,我想要的只是一个足够生活的工资,然后慢慢去体会不同的人生,再去努力向上时工资便一定会增多。
但在他们眼里增多是以后的事情,只看眼前的利益,想让我留在这里,禁锢我沉重的身躯。
我变得有些麻木了,我很不想让家人伤心难过而动了气,这样会对身体不好,可我这时候不去趁年轻才闯荡的话,往后某一天一定会追悔莫及。
但这些都不是理由,我妈妈本身就是理由。
那是我不能反抗无法辩驳的事实。
歌曲在这里也唱到了结尾,歌词是:
其实我也常对自己说
人要学会知足而常乐
可万事都一笑而过
还有什么意思呢
……
是啊,这样的日子有什么意思呢。人生本就应该有些不同,而我如今的思维已经打破从前,想要更高层次发展,那么我就不能止步于此,但没有支持的人,又要顾及家庭的感受。
最为不同的是,在剧组的日子我过得很快乐,跟其他同学不太一样,他们出来剧组就转行了,因为太累太苦甚至还会挨骂,可我觉得挨骂是幸福的,我觉得我会变成有用的人,我会有一个不同的职业经历。
我就是一只撞破脑袋也想逃离牢笼的鸟儿,向往外界自由的天空,憧憬一望无际的丛林深山,遨游在海面上。
我想变得更好,可回到家中仅仅到晚上又开始焦虑起来,变得忧心忡忡。我什么时候能过得好一些我不知道,但内心的想法是不会动摇的,无论在眼中的我是碌碌无为的废物,还是逃避现实的不成熟的成年人,我还是要坚持我的想法。
现实让更多人成为了诗人,社会让诗人学会释放,而我则变成了一个麻木的诗人,无法向上索取也不得下到台阶底。
我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可我只能继续写,继续阅读,哪怕他们向我伸出黑手,哪怕像我的朋友一样被家人关进五院去教育,我都要逃出去。我是一只被豢养的鸟,我知道要飞出去得学会自力更生很困难,可我必须要接受磨炼,才能将意志打磨,让想法诸事用经验和人际去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