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庆节回了北京,可惜每天下雨,不能出门十分郁闷。带闺女去广场看了看,也没有我小时候的大喷泉和花坛了,显得很平淡。
广场上永远很多人,但是现在要身份证才能进去。我想起小时候坐在人民英雄纪念碑下面,背靠着汉白玉浮雕啃面包的春游,现在则铺上了草皮,用护栏远远隔着,让所有人敬而远之。
参加了表弟的婚礼。现在和亲戚们的想法差别越来越大了,也不会借着吐槽婚礼一遍遍回味现场。婚礼很体面,中西合璧。吃的不错,但我对吃很不上心,随便尝尝就差不多了。
表弟和我差了十几岁,比我的同事们还小,我和同事们已有代沟了,别说和表弟。
我多年没有出现在亲戚们的社交圈里,说起来这大概是最近五年唯一亮相,我闺女也是。但我们既然离京,就不打算彼此有太多交集。我也从没想过出于任何目的维持关系,所以没人关注我们就对了。
和我妈吵了一架。我妈不满意我对我闺女的教育,既不敢管,又忍不住唠叨我。
她不知道我现在呛人的本事很厉害,逻辑清楚思路又快。所以被我咣当顶了回去。
我妈还停留在老一辈的想法,养儿防老。养个孩子就图报恩,交个朋友也为了利用。
我就不想这样。养孩子是为了社会养的,我一个人活的很好,我并不需要她为了我老了做什么决定。老了没人照顾赶紧嘎奔儿一下就完了。而小孩自己有自己的人生,也许她生活在我的城市,也许她根本不会留在中国,她有她想做的事,她去做就好了。毕竟人只有一生,要做让自己快乐的事。
那天心情不好,半夜睡不着,结果被Phil逮到了半夜在线,那会他刚上班。他问,你这可够晚的?
我说,就刷刷手机。
第二天还是告诉了他,其实睡不着是因为和妈妈吵架。
妈妈和我非常不一样,甚至很多方面是反的。妈妈很没主意,怕麻烦,怕困难,为了生活在舒适圈能糊弄就糊弄。
而我也只想生活在舒适圈,但我的舒适圈比她的更大更复杂。我不怕困难也不怕麻烦,离婚就离了,也不打算再婚或者回北京生活。当然喜欢上老外这种事不能告诉她。前几天妈妈还在劝我干脆再找一个北京人算了,千万别再外嫁了。这。。。
Phil真的太好了。各种方面都很好。前几天又为了工作的事去烦他。因为对接的人恰好都休假了,我只好半夜再去敲他。Phil嘴上说,他们这样真不好,我已经不为他们工作了,你该去找谁谁和谁谁。一面又回答了我的问题。
后来我找到了Larry,这事不该归Larry管,而且他也在休假,但他还是兢兢业业的给我查了图,一件一件解释给我,确认我都明白了。
Larry花了点时间让我明白,但是Phil会讲的更简单明了。我很爱菲哥技术上的通透敏捷,又一次觉得失去他太可惜了。
我想,要不是因为Larry在婚姻中,而且我早就认识菲利普,我也会很喜欢他的。
不过如果我并不认识Phil,我也根本不会注意到Larry。。。我会很关心Phil的每一个朋友。所以我在Larry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替他周旋了一小下。其实那次也真的是为了让菲利普安心。。。
然后就越来越了解他们俩。Larry很矛盾,他看上去深情又薄情,专情又多情。
Phil则是看上去成熟,其实幼稚的猫头鹰。他没有同情,却好像可以共情。看上去对人冷淡,其实心里对自己更冷漠。
而我看上去温和,内里却是热烈的。做选择的时候对自己够狠。
Larry一直旁观我们俩,他全都知道,却一直观察。
因为Larry被换走了,所以来了一个新的哥们。今天他来上海,中午一起去吃了个便饭。给Phil发了消息,对他说,我还是想要Larry,但是留下来和我们一起没什么前途,Larry应该去更好的项目。
Phil说,这。。。Larry应该去做让他快乐的项目啊。
现在这家客户,算是跌到底了,我看着现在惨痛的现状都很心痛,这是我花了最多的时间和力气的地方啊。真正一砖一石一起经营起来,小伙伴们来来往往三波人,只有我和XM还在,其余的人都走了。
XM说,没关系,过去十年都是我们两个人过来了,无非就是后面回到了从前。
他想了个办法,拿了一笔小金库出来。这笔小金库本来是养活Kai的,但小伙伴还是去了花厂。这笔钱毕竟还在,于是我和他商量用这笔钱买我。最后XM和我老板的商量是,出300小时给我。我的小时租金排名第二,内部结算就还便宜。这样就算出了年保,我也可以名正言顺的把活干了。
我对新来的替换Larry的人毫无兴趣。本来我也认识,算知道根底,所以一点没有期待。
我对XM说,一点都不想换人,我当然想要Larry。
XM吐槽说,你还想要菲利普呢!
哼。他也算认识我很多年了,果然了解我。想想Phil,就觉得很忧伤,我觉得他对Larry都比对我好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