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沉迷于社会派、写实型的推理小说,所以横山秀夫的作品是我的最爱,而东野圭吾的某些写实作品,也是我书架上的收藏品。而推荐我看日系推理的朋友,派,却说,看土屋隆夫吧,你一定会爱上他的。
我在相信她的推荐,但不确定会不会爱上土屋的当儿,买下他的《华丽的丧服》。本想多买几本以印证派的断言,可是《华丽的丧服》却是我在前年于某书展上可以找到的土屋作品的绝无仅有,而且往后一年狂搜也不果,可以说,是我品嚐土屋隆夫的唯一选择。
一年半后的今天,《华丽的丧服》却成为我心中的痛──我怎麽不早些认识这个作者呢?那麽我就可以早日读到兼併精彩绝伦推理解迷、文学味重和人文关怀的日系推理精品了。土屋隆夫,这个在朋友口中重复听到许多讚美的名字,从今往后,也将加上我的讚美与崇拜。
是的,我崇拜土屋隆夫,虽然只凭一书就如此发出崇拜之声未免让人难以信服,可是,我却在阅读他的作品当中,不知不知地被他的渊博知识、深入的人物心理刻划、动人的描述、清晰的条理和流畅的行文深深吸引。
《华丽的丧服》是个美丽又悲哀,復又让人感动不已的爱情(推理)故事。悲哀的爱情,源于被绑架的年轻已婚妇,在她与四个月大的女儿在被绑架的过程中,爱上了绑架犯,并在最后,因为爱,为绑架犯犯下了“共犯”罪行,而且心甘情愿。被绑架的人在被绑架的过程中,因生死操纵在加害人手上而对加害人产生了情感,并且反过来帮助加害人,这是典型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爱情”,然而,土屋隆夫却将之包装得如此美丽,以及让人心动,因为,绑架犯是一个博学温柔、行事稳重谨慎、考虑周到,并且外表俊朗、身材健硕的男子,是个美、柔、智的结合体,让饱受丈夫、婆婆诬蔑、冷待兼逼迫以莫须有理由离婚的少妇,感受到被呵护、女儿被珍惜的喜悦,因此在被绑架的短短几天中,便爱上了这位连名字也不知晓的绑架犯,并甘心为他“实践”了丈夫指控她“外遇”而执意离婚的理由──与绑架犯发生了关係。
然而,土屋的妙笔,并不止于描述这“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爱情”如何合理化与美丽化,同线进行的,仍有大泉警察署的江森警部补的失踪案件。两个故事同时进行着,不但不觉突兀,反而相互呼应,让读者在两个故事轮番交替叙述中,猜测出绑架犯的真实身份与动机。
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过程,因为,土屋在不断给你线索之馀又不断摧毁,除非你有足够的信心坚持自己的想法到底。而答案,在故事完全结束时,完整地交待,同时,他也为笔下“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爱情”,划下了美丽而悲哀的句号,留下的,只有读者如我者的心悸,与久久不愿掩上书后皮的不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