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老家在韶关南雄梅岭村,对我来说,一个非常非常偏远的地方,从小到大我就只回去过两次,上一次已经是十年多前了。对于回去的路,我总有不太好的回忆:从广州坐几个小时的火车硬座到韶关市,转一辆小巴型的公交,有售票员的那种,车厢里右前轮上方还站不了人的,只能放大件行李,然后又是好像一个多小时去到南雄县,村里的伯父开着摩托车出来接我们,村里都是坑坑洼洼的泥路,坐在摩托车上屁股都要裂开。进到村里,所有人住的都是那种看起来很破旧的房子,听我二伯母回忆,以前外面下大雨,屋里还能下小雨。而且,以前村里还没有自来水,洗澡都得用锅烧好一桶桶的水,提到浴室,用瓢洗,对于一个城里人,上一次回老家简直是“体验生活”。
所以,我一直很抗拒回去,即便上一次离开没多久村子里就通了自来水,前几年还拆了我家祖屋修了公路,我也不肯回去。
这次因为我爷去世,我不得不回去老家上坟。订票的时候竟然发现,广州有直达南雄的火车,听说是只有在节假日,专门为外出打工的人开通的,整辆火车只有前两节车厢有人,我爸还吐槽说,大可以把后边挂着的车厢都拆了。不过,这种是临客列车,注定延误,而且还有个奇奇怪怪的规定,延误的车必须让正点的先走!马丹,凭什么!延误不怪乘客啊,本来就是你们火车自己没计算好路线和时间!去的时候延误了一个小时【doge脸,回来的时候延误三个多小时【手动再见!!!
南雄站是新盖的,一进站看到还挺惊讶的,虽然小小的一个站,只有两个站台,不过,挺漂亮呀!出去之后看了一下周围,感觉比十年前好多了,修了路果然就是不一样,县城都修出地级市的感觉。
因为管理问题,外面没有的士,只有一些像电瓶车但应该是吃油的小车,还有几架私家车。我们上了一家私家车,一路平稳地跑到村里。以前的村子被公路拆了,现在的村子是国家给补偿的地,大家都在宅基地上盖上新房子,看着也干净舒服多了。
旁边还搭了棚子养了鸡。这张图片发到圈里,大利就立刻问,这鸡的下场是啥?
回老家 - 『路癡熊貓』 - 八千里路云和月我可以很负责地告诉大家,它的下场就是第二天上山拜我爷的时候血溅三尺(杀的是公鸡啦),然后拿下山进我肚子~村里的土鸡蛋也很好吃,菜也都是自己种的,特别新鲜。村边的公路旁有着很多家“鹅王”,专门做焖(?)鹅,家里人为了顾及我(其实算挺能吃辣了),特地找了家不怎么辣(对他们来说),而且特地交代不要放那么多辣,然而……真的,不开玩笑,我真的挺能吃辣的,家里煮个面我都常备辣椒酱,但是我实在是……【喷火
不过,刚开始吃其实还好,那个鹅真的好吃,又嫩又不肥,吃多了就真的舌头都要失去知觉了哈哈哈~
晚上,我是睡我堂姐房间。现在我们这一辈的全都出去打工了,村里都没什么年轻人,老人家又睡得早,我只能早早回房去写写作业,看看视频,玩玩手游……不过我觉得,大部分女生还有部分男的可能难以在我老家房子里入睡。短短一个小时,我就在房里发现了两只强壮的小强、一只蜘蛛和一只巨大的蚊子,说实话,我真没看到过这么大的蚊子,简直受惊!身子就是一颗米那么大,但是那腿长的呀!我天!绝对是蚊子界的长腿欧巴,不过被我一秒拍扁了,来不及掏手机拍了哈哈哈~还有蜘蛛,是我临睡觉前在窗帘上发现的,当机立断隔着两张纸巾把它捏爆了,爆开的瞬间还有“滋”的一声,有种莫名变态的爽~~~窗上还有一个防蚊虫的细网(想不起叫啥),窗户也只能开一条缝,因为听说打开窗即便是白天也会有大老鼠跑进来,但不开窗又会很闷,所以晚上我就伴随着老鼠的歌声和风雨声入睡了【肯定有很多人害怕科科~
还好我从小跟着男孩子混,什么徒手抓鼻涕虫,树叶树枝切蚯蚓的都不在话下!果然这些要从娃娃抓起吼吼吼!!
回老家 - 『路癡熊貓』 - 八千里路云和月村子后面那座山就是村里人立坟的地方,上面有很多墓碑,第二天我要爬的就是这山!因为来的那天下了好大一场雨,这山上的路特别泥泞,而且冬天刚过,地上堆了厚厚一层枯枝落叶,踩上去一不小心都站不稳。我们穿着水鞋(登山神器!),我伯父拿着鸡,我爸提着篮子,我拿着棍子,就上山去了。这山路真是人走出来的路,哪哪都是路,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少路,总而言之就是特别特别不好走!!!其中有处小水流,原本给搭了个木板做桥,结果大概是前一天雨太大了,冲走了……还好有水鞋,一脚才进去,泥能没过脚背……在山上,天色一直不好,看着老像要下雨,早早就下山了。
回去之后,他们大老爷们都出去抽烟聊天,女人们都去做饭,就剩下我和婆。婆是我爷哥哥的老婆,其他地方应该叫大奶奶(?),反正我们老家就叫婆。她80多岁了,还能去捡柴火,很健康,就是说活不太清楚。其实就算是说话清楚,我也听不懂,老家说的是客家话,比梅州的客家话难懂一百倍!婆一直拉着我聊天,我只好放下手机,连蒙带猜地听着,嗯嗯啊啊地应着,一个字都不懂,但是老人家开心,那就聊吧。
好不容易到中午吃饭,哇,那鸡真的好吃到,我的天,那么大只鸡,嫩得不得了!!!他们本来还说要杀狗给我们吃,吓得我和我爸连忙摆手。我爸原本是吃狗肉的,但是因为我属狗,所以有了我之后就不吃了,而我是纯觉得:狗狗辣么口耐,怎么可以次狗狗!!
吃完饭,我三伯带着我们去了南雄县城,城里挺现代化的,路上也干净,就是古香古色的东西少了点。我还一直觉得县城应该会保留更多古代的建筑,但可能现在的人只顾开发,也不怎么保护文物……去了三伯县城的家里坐了坐,原本不打算带东西回广州的,但是他们自己炒的红瓜子实在太!好!吃!了!配上金骏眉,能吃出一股牛奶味【迷脸~狠狠地装了一大袋哈哈哈哈哈!!!
下午又是该死的坐火车,开车就延误了一个40分钟,到站彻底延误到快十一点,还好有地铁,不然火车站必须赔我回家的车钱!本来预计是快八点到,和我爸打算回家到楼下吃麦当劳,结果被逼在火车上买了饭吃,还非常不好吃!!!还要十五块!!!到了北站居然停了快半小时都进不了广州,过十分钟就播一次广播道歉!道歉有什么鬼用!起码辣么不好吃的饭要降价赔偿吧!!害得我无聊到用流量看视频!!!!!简直气炸!!
大写加粗居中标红的生气!!!
要是没瓜子没流量,我都想炸火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