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一个东西成为商品摆上台面,必须要着重突出两个性质,一是享乐,二是匮乏焦虑。享乐的目的不必多说,生活中大部分商品需求都是享乐主义至上,得调和资本竞争带来的痛苦。匮乏焦虑则很少有人提及,其实理解也很简单,大多也分两种模式:A.使劲夸自己的东西有多好 B.你没了它不太行。当然我这说的比较直白,举个例子,一块石头,如何说得使你生成想买的欲望,宣传语可以这么写:“与盘古同进每一步”。
语言只是例子,现在还有很多的符号表现,其实都只是一种意识形态的匮乏填充,其实你没有这些也OK,但你会觉得有了更好。在我个人看来除了实用主义外,那些多余的华而不实的部分也是很需要的,人更丰富的生命差异就于此展开。只是目前资本社会商品价格/个体收入差异比较离谱而已,才会让人觉得不要也罢(其实是酸了)。任何商品的售卖条件都和自身的意识形态建构有关,你能靠自己满足的自然不需要外界补全,资本社会作为一种拼谁先死的垄断制权威体系,那可不就得打着你没这个你就活不下去的旗号吗,拿好处善意便捷性包装内在欺压,一点点消解着购买者的主体性。
所以有人跟我约稿吗?约了咱俩都开心(低概率不开心),不约你稳赢,所以约不约我都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