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我再一次遇上地震馀震。
那时,其他加班的同事不是去吃晚餐就是离开办公室去处理其他工作,偌大的办公室只剩我一人苦干。突然,感觉一阵头晕,我想,糟,一定是过劳了,头正不停地晃动呢!凝神静止了自己的所有动作,可是摇晃感依然,而且不只头部在晃动,全身都在摇。我转过头望向后方的直立电风扇,正晃动得厉害,原来,不知邻国哪裡又发生了地震,这裡正感受着馀震呢。
自2004年的印尼大海啸后,我公司的建筑物已经不起“撼动”,每每邻国发生地震的话,坐在办公楼裡的我们都会感受到晃动,而我们那只是处于建筑物的四楼而已,可想而知,那些几十层高的高楼大厦,那种“动感”是如何强劲!
我的国家向来被视为地震安全区,可是近几年却累累感受到邻国的地震馀震。震度不强,然而前景堪忧,因我国的高建筑物都没有防震措施,若不幸有一天遇到强度的馀震,我想,马来西亚的高楼肯定都不是直立的了。
不过,建筑物是否防震乃在其次,主要是人们对地震的意识不强,而我,就是其中一个,每每遇到馀震时都会想,马来西亚没有地震的啦,也不会发生,不必担心,然后照常埋首工作。昨晚,依然如此。虽然第一次馀震时,我内心挣扎:把工作丢下逃命去……可是屁股仍坐着不动,手与眼仍离不开桌上的文件,只是工作地速度倏加快了,心一直想,还有一些些就完成了。第二次馀震时,我刚把工作完成。然而晃动的时间只有十秒左右,于是,本想收拾东西回家的我,又坐下来开始忙另一项工作了。
只是,看了几行字后,却不知怎地突然想起朋友曾问过我的一个问题:
若世界末日来临,你会怎麽做?
我当时给朋友的回答是:
我会待在家裡,躺在我的床上舒舒服服地等死。当然,若能与家人一起舒服地等那是最好的啦,但若他们决定逃命去,我就决定不逃了,因为劫后馀生的人肯定活得比劫难时死去的人痛苦。那时,活着的人除了面对地球经浩劫后的满目疮痍外,还得跟同类抢物资,种种的人性丑陋在那时一定会极尽毕露无疑。我的心灵太脆弱,我肯定熬不过人类最难过和最难看的时刻,所以我选择死,俗话说“没眼看”,对我而言,那是另一种解脱。
我后来便把工作丢下,收拾东西回家去了。
可惜,由于肩膀过劳,我昨晚躺在床上睡得难过呢。于是我决定,若真有世界末日的那一天,我前一天或者前几天一定不劳动了,就躺在床上,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