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续看了两部以针对未解决案件展开继续调查的日警剧──《绝对零度》与《警视厅继续搜查班》,前者以继续搜查班的菜鸟樱木泉的资料重整兼案件实地调查的方式进行搜查未解决案件的真凶,后着则以心理分析师贵志真奈美的心理加犯罪行为分析找真凶为主轴。
若说观赏度,两部剧各有千秋;若说感受度,则《绝对零度》与《警视厅继续搜查班》稍微胜出。
先说《绝对零度》吧。
虽然以一个在警局过夜被老鸟指使去买早餐的菜鸟作开始,在快餐厅遇到为了帮孩子收集玩具排队买快餐的女同事,然后回到办公室又被同事赖账,更被资深前辈批评……很平澹,可是随着这菜鸟隶属的未解决案件特命搜查对应室第四系接获了一宗十年前发生的未解决案件的新证据后,整个部门的动员都活起来了,大家各就各位工作──这裡有信任手下工作能力的室长、有家长式的班长,有办案经验丰富又常学习新知的老差骨,有心理分析师,也有办案能力和观察力出色的刑警,当然,同组中还是少不了一些会偷懒的同事,这是每个办公室的生态。
从银行三亿元被侵吞案、连续杀人案到室长和分析员曾办理的一宗绑架案,由搜查班裡的新鸟凭对受害者的感受心,用自己的方式,一步一步地接近每个未解决案件的中心。
而随着一个又一个未解决案件结束,渐渐的,你就会融进了那个“家庭”裡,然后看到受害者家属、施暴者以及搜查员的痛。案件未解决,也就意谓着凶手或真凶仍未被逮捕,受害者家属的痛并未随着时间而澹化,反而化作更深沉的痛苦,不断折磨着仍活着的人。而偏偏,人为的法律有所谓的追诉时效,若追诉时效过了,即使找到真凶,也无法将该凶手绳之以法,对受害者家属而言,这无疑是双重打击;而对搜查员来说,同样的,也是磨不去的记忆和不能抚平的伤痛,有者更会因为自己的失误而悔恨一生。
至于受害者呢?
当受害者的真正“面貌”被还原后,你才会发现,原来,之前的所谓的真相只是表相,是人们自己愿意相信的表相而已。
无独有偶,《警视厅继续搜查班》也有几个因为过去办理的案件失败而受打击的刑警,当中,也有一个是心理分析员,而她就是继续搜查班的中心人物,所有案件都得依赖她的分析来找出凶手。
虽然,她曾被过去的错误分析所困扰,因负疚而逃避到前线工作,然而一宗她以前负责的未解决案件的凶手又开始干案了,于是,她应搜查班的女班长邀请,帮忙找出凶手。而这一次的成功,让她下决心回到前线,与继续搜查班肩併肩把更多未完成的工作继续下去。
《警视厅继续搜查班》其实是一部很典型的警侦剧,然而,我对之印象深刻的地方,是在于这部剧始终围绕着人伦情,即许多罪恶的发生以及凶手的产生,其实源自于这些人缺乏或失去了父母、兄弟姐妹之爱而导致的人性扭曲。而悔恨怨怼,更是两组利刃,让失爱的人掉入万劫不復的深渊,只能依扭曲的心意去判断事情,结果,做出那些在他们观念中是正确却有违社会制法的事──以牙还牙,以暴易暴──这是对社会不公,法制不公的控诉,因为,人定的法律,人所规范的制度,只是用来保护那些有能力“玩弄”制度的人,说白了,法律并不是保护大众,而只是一小部分人而已──当权者。
无奈,是我前后看完这两部剧后的同样萌起的情绪──知道了事实真相又如何?伤害已造成,一切是没有办法挽回的。除此以外,《绝对零度》给予了我更深度的思考,因为它让我突然觉得人类其实很恐怖──人有感情,有情绪,有想法,然而因为这些上天赋予人类有别于其他生物的特别才能,会让人类因为种种理由去伤害其他同类,无论是因为恨、爱、怨、悔,因为利益还是权力,其实都是因为一种自私的心态导致的行为。
毕竟,弱肉强食、物竞天择嘛,人类,也是地球的生物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