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球是只猫,他原先是只脑袋小、身子大、比例失衡的怪猫,说他怪是因为性格,和我见过的另外一只蓝猫不同,球球总是很势力眼,看见你手上有猫条就来亲近你,一旦吃完他扭身就走,丝毫不拖泥带水。
等到我天天去喂了他大概快半个月,他才慢慢让我抱,往往坚持不过几秒,他就开始扭动,我不得不蹲下来,让他从手上跳出去。
另一只让撸让抱的蓝猫叫灰灰,我妈妈就跟我说:“我更喜欢灰灰,他性格更好。”
我不知道是不是带点别扭,我就说:“哪有,我更喜欢球球!”
先说了球球这么多,并非题外话,其实和我有很大的关系。到后面,我真的更喜欢球球了,因为我见到他的次数更多,虽然他不理我,但我也觉得这是一种陪伴。他性格这么古怪,我后来才知道,在现在的主人之前(现在的主人是个善良的小哥),球球过着一段四处寄养的日子,就算是现在,球球也养在一个很喧闹的环境里(小哥把他养在电玩店),他这么一惊一乍又鬼鬼祟祟,我就能理解了。
中间有段时间店长外出,球球就到我家来了,安静又稳定的环境,他整一个在我家放飞自我(哈哈哈哈哈哈哈),虽然还是不让人抱,但他有时候会来找你玩了。店长回来的时候我已经不在家了,是我妈妈把他送回去的,说:“球球不高兴,特别不高兴,窝在角落里,猫条都不吃了。”
我那个时候就有点感慨,不知道是不是有联系到自身。猫咪尚且有无法选择的环境、无法选择的出身,他需要自己面对生活的问题——一个喧嚣的环境、粗心大意的主人、漂泊动荡的过去,虽然猫咪的情感不一定像人一样丰富,但我突然就和球球共情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世界上有那么多你无法选择的事情,无论是球球还是我,我们都只能改变自己去全力适应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