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我睡觉前压力真的蛮大的,一想到教育学论文要重写,还有其他几篇论文要写,以后推文的工作增加,我当时喉咙又很痛很痛,就真的非常非常down。
梦境:我们走在一个现实世界中我从未到过的地方,应该是老师的办公室,但是却有点像长廊或迷宫,走了很久都没有看到尽头,而且有一点像职场剧里的办公室,每个人都有一个半透明的隔板隔着,但几乎没有老师坐在那里,好像只见到一个男老师,问路时就是向他问的。
他告诉我们方向后,我们继续前行,其实我不太记得到那个办公室干什么事,但大概率和论文有关。
因为到达办公室门口时,只有琚伶和陈韵怡进去了,其他人都在门口等着。她们过了很久才出来,出来时俩人都冻得瑟瑟发抖,陈韵怡说特别特别冷,哪怕她穿着长款黑色羽绒服,也仍然抱着胳膊,我想起来她感冒了,肯定更怕冷。因为琚伶虽然也说冷,但动作却没有她表现得那么明显。我听着她们的描述,自己感觉也开始变冷了。
不过我有点疑惑的是,为什么她们这么冷,身后的门却没有关死?只是半掩着,那冷气不是照样会跑出来吗?而陈韵怡就站在门前面,那冷气不对着她吹,她不就更冷了吗?
从缝隙中我可以隐约看到里面的书架是淡蓝色,空气里漂浮着类似白雾的冷气。之后我们可能是进到这个房间了,总之我和其他同学都看到了书架上有密密麻麻的书,而那些都是我们自己写的文章的合集。每个人都有一本,封面的颜色也都是淡蓝色,是老师帮我们整理打印出来的。特别感谢他为我们做的这些,有以前的作文、日记,也有现在的论文。有些人的书标题是一样的,我第一反应竟然是抄袭。但马上这个念头就被我打消了,可能是大家互相讨论出来的。
我也找到了我的书,打开来大致翻了一下,只记得有很早以前(可能是小学)写的作文,文笔非常稚嫩。
在告诉自己醒来马上干论文时做的梦
前言:睡觉前想着睡醒后去把论文干了,下午就都把心思花在论文上,毕竟12号是截止日期啊。但我又没有带手机上床(习惯),也就没有设置叫起床的闹钟,全靠我自己醒过来的时间的。
梦境:我知道自己躺在寝室床上睡着了,我感觉自己非常非常困,眼睛睁不开,但意识又有点清晰。我想起了打回重做的论文,就逼自己必须起床,但身体就像被胶水粘在床上一样,根本动不了。
不久,小丁给我们寝室每个人分橘子吃,我知道她把橘子放在了我床边。手却没有摸到橘子,但摸到了手机屏幕。于是我就在睡眼朦胧、迷迷糊糊、神智不清醒的状态下,让小丁拉我起来,帮我找橘子。小丁抓着我的手,我也努力睁眼睛,让自己不再睡过去。
画面跳转。
我躺在床上,逼迫自己醒过来,还记得刚刚一直醒不过来的梦(第一个故事),最终我的理智战胜了欲望,我终于睁开了眼睛,身体离开了床,坐了起来!我大声问:“现在几点钟?”小丁和乾乾异口同声:“4:47。“我整个人都石化了:”什么?这么晚了?”小丁开玩笑说:“现在是去吃饭的好时候,快五点了。”我僵硬地扯动着嘴角:“呵,呵呵,呵……那我晚上怎么睡得着啊?我论文还没写呢,呵呵……”
就在我以为自己睡过头了,晚上需要肝论文时,我的意识清醒了,一想到时间已经到将近晚上五点,特别emo,同时又有点疑惑:我刚刚不是已经起床了吗?怎么躺着了?然后我掏出手表一看——14:38。我瞬间明白了:原来刚刚的所有,都只是一场梦啊!
最后,感谢梦里的我,一次次强迫自己醒过来,才能让现实的我在梦里“醒三次”后真正醒来。不至于到从下午一点多睡到将近五点解梦,也可以早点开始干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