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微博上看到的一句话,这句话的原意是说:一个人对你好,不取决于给你多少钱,而是在于给你多少爱。说真的,真他妈的。
因为上述这句话成立的前提是,你的时间和精力本身就很值钱,简单来讲,你要么有趣到让人不想错过你的每一个瞬间,要么各方面都优秀到能开口说出我的时间和精力就等值于足够的金钱。
然而作为普通人,我们大多数时间,都无趣、无聊加上没钱。
这样的基础上,金钱的价值会远大于你廉价的陪伴和早安午安,显而易见的有点残酷是不是,但越清晰明了的事实,反而越能帮助你认识一些真相。
我在很久很久之后才发现,如果我喜欢一个人,不在乎我们彼此在一起待的时间长久,或者是不是一见面就黏黏糊糊地腻在一起,我们也会吵架,抽疯似的几天不说话,偶尔一个月也可以,但是只要一开口,灵魂的触角就会接受到彼此的信息。
那一刻,你就明白,你爱她,不是男女的情爱,而是一种更深刻的爱。
我活了22年,周围的人如同星星,但她却仿佛一整束星河,那种深刻地理解彼此的关系我从未在别人身上得到过,我也不觉得自己会得到下一个。
我有时候会想我上了一个那么不喜欢的学校,可能就是为了把运气耗在这个人身上,我不可能再从其他人身上得到这种放松的感觉,哪怕这些想法我不会对她开口,但我就是知道这个人会是我一生的朋友。
而你如果用一个现实的标准来衡量为了她我愿意做什么,那很简单,我愿意给她花钱。
我在大多数人眼里都是一个循规蹈矩的人,但只有我自己知道我骨子里就是一个王八蛋,一个感情丰富的冷血动物。
我家庭的原因注定了我天生不具备安全感这种稀缺的品质,我也许会和你撒娇、说话、不谙世事像个天真的傻子,但我同样可以花费短短几天功夫彻底将你从我的生命中抹除。因为从一开始,你就不在我的生命里占据过任何固定的位置。
我这样的性格是很糟糕的,其实我自己也知道,但我很难去改变或者像我姐姐那样顺利建立一段关系。我有时候会觉得自己分为一体两面,社会化的我和独自待着的我,在我过去的20多年以及未来长久的生命中,我曾经想方设法地去对抗这种喧嚣的孤独感。
我的生活看起来那么正常天然气,可只有我知道自己不正常,我没有朋友,当然曾经和我交往的“朋友”不会那么认为,我的室友不会那么认为。
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没有朋友,所有人都是熟悉的陌生人,包括我的家人,他们是养育我对我好的人,但没有可以让我伸出手,把我的许许多多私密感受去告知。你知道吗?距离我写上一篇文章都过去半个月了,我想用工作忙作为借口来不去写东西,麻痹我的感知,让我像所有正常的普通人那样活着,非常单纯地活着,这是件多么放松的事情,什么都不用想,单纯地进行努力,单纯地生活就好。
但当我的手触摸上键盘,我还是忍不住写,我还是抑制不住自己的感情。我就像一只丑陋的飞蛾,天生具有趋光性和对温暖的向往,所以我想要引起他人的注意,甚至为此做一些滑稽可笑的事情,为了让他们能够看见,嘿,有这么一个傻东西在这里。
但只要我一思考,我就能意识到这种行为的可笑,我在白费力气,因为大多数人只能看到表面的东西,但她始终是不一样的。
我很难描述自己对她的感情,也许常人眼里的她愤世嫉俗,但我明白那颗心有多敏锐和温柔,你一旦感受到她藏在外表下充沛的爱,你就很难逃脱了。我有时候甚至会感到恐惧,因为我在害怕她带我渐渐脱离道路。
我希望像所有普通人那样思考,成为一条单纯的金鱼,去做那些最常见的事。但她却是一条鲸鱼,也许读音不同,但本质上却是完全相反的。
巨大、孤独、美丽,注定要维持稀少的数量。
我真的真的超级喜欢她,哪怕这种喜欢掺杂着恐惧和向往,但我仍然不受控制地被吸引,她像星星,明亮地立在那里,没有附属星,没有暧昧不清的星云,看起来那么干净,我就站在旁边看着她,心里就拥有了一束长长久久的光。
我感觉温暖,因为我知道,不出意外,她会陪我很长很长一段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