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未想过读《脑髓地狱》,因为尚在尝试日系作者的作品中,自认还未有足够的信心去碰这本奇书,但网友云月-飞樑一再推荐,再加上得知同事有一本,顺理成章,借来读一读了。还未翻开这本书前,云海-飞樑说过,这本书读来不像小说,但他建议说,不妨当之是精神医学报告来看好了。
我认为,他说得一点都不错,而且对我的脑袋而言,是一个炼狱般的考验。
直到读到最后一个字的那一刻,我的脑袋仍“嗡嗡”作响,精神还是有些恍惚,因为一方面不敢相信,这样就结束了,另一方面则庆幸,啊,终于结束了。
严格说来,这是一本相当沉闷的小说,阅读期间,数度想放弃,因为实在难以忍受脑袋发涨的痛苦──脑髓不是用来思考的、细胞器官会埋怨工作过度、人类全都是疯子、梦游杀人、隔代遗传、前世今生……看得我一愣一愣的,每个晚上睡觉时,做梦连连(平时都已很多梦了,至今更多),醒来时也不知有睡没睡的,精神也不太集中,可是却像着魔似的,脑中不断想着弃书的念头,手却仍乖乖地捧着,眼睛也不愿离开,因为,此小说最大的魅力是──你完全不晓得,也猜不透作者──梦野久作,想玩什么诡计,除非你看到最后一页。
而享誉日本推理文坛,作为日本推理小说“四大奇书”之一的《脑髓地狱》最让我啧啧称奇的地方在于,虽成书于1935年,但如今读来,并没有因时代差距所产生的违和感,若非书中一直反复出现“全球二十亿人类”(现今全球有六十亿以上人类)这七个字的话,我会认为这是近十多二十年才完成的作品,因此,相当认同这本书的广告词──这是一部跨时代的钜作。
书中提出,其实人类的许多行为是会遗传给下一代的,作者藉疯子教授的口,称之为“心理遗传”,而现代人则知道,这是指DNA(基因遗传),然后会运用现代已然普及的知识一一去印证那个年代的思想学说。印证的过程,非常奇妙,经常让我陷入一种辨识与认同的矛盾状态──很想全盘相信作者所提出的,但现代知识却告诉我,那是虚构的。而更让人脑袋忍住想要疯掉的地方则是,越是深入去阅读,你越不知道要相信什么,一如书中的主角“我”一样,在追查自己已忘掉的姓名时,并不知道哪一个教授说的话才是可信的,而越到最后,甚至连自己似乎也不能相信了。
因此,若你没有足够的耐性和毅力,奉劝不要翻开这本书,因为,作者给予的开放似结局,看似解答了所有的悬疑,然而更多的疑问,却在结束时,又展开了,简单说一句,从一个原点回到一个原点,你才发现,原来你只不过是在兜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