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说,迈出事情的第一步总是困难的,我深以为然。
我现在正在商店里费劲地挑选一个头套,为我的劫匪生涯开一个好头,但显然老板没有从我本人的气质上认识到事情的严重性,那些大只厚重的宣传玩偶头套只能影响我拔刀的速度。我被他热情的推荐淹没了一个小时,仍然没选到符合我心意的,最终,我还是挑中了一个,以免我的职业生涯就此夭折,不得不说,这个兔子头套毛茸茸的手感是真心不错。
打劫!交出…第一次打劫台词还没说完,我就被眼前这个妇女牵着的小女孩抱得死死的蹭来蹭去,足有一个小时那么久,最后我为难地挠了挠头,放过了他们,毕竟我不是个贪心的劫匪,女孩拿出来的时间比我想抢的还要多。
打劫!交出你的时间!第二次我成功地掏出了我的刀子,对准一个坐在桥洞附近的流浪汉,他看起来就很富有,果然,对于我的要求他欣然应允,他将他的时间分给我,给我展示石子在水面上跳跃,听风穿过桥洞和他的窝棚,发出乐器一样悦耳的声音,我们甚至坐在一起安静地看了一晚上的星星,我心满意足。
打劫!交出你的时间!这句话我说得越来越驾轻就熟,当我在乡间游走的时候,总是运气很好,背着吉他吟游的青年会给我弹奏他的乐章,在道边晒谷子的妇女念叨远方未归的孩子,最容易有收获的是打劫那些小孩子们,他们给我唱歌,听我讲故事,但就是对我久蹲的膝盖不太友好,他们遇见我的高兴劲儿使人怀疑到底是谁被打劫了,孩子们还会叽叽喳喳地到处炫耀:兔子先生来打劫我了!
直到我路过村镇,走进一座城市,一种截然不同的气息扑面而来,路上行人匆匆,我还没掏出刀子,脱口而出的“打劫时间”已经足够使一个穿着白衬衫的女孩儿尖叫,似乎这要了她的命。显然她宁死不屈,我无措地挠头,说实话,我的确没想过会发展成这幅局面。被警察抓住带走后,结果他们又并不觉得我打劫的东西有什么价值,只能将我放走。
我在无尽的城市行走,我的说辞没有改变,但没有一分收获,每一个人从我身边飘过的时候都形如鬼魅,我甚至怀疑是否正因为住在城市里的都是些已经死去的鬼魂,才挤不出一丁点时间。
最后的最后,我走不到尽头,应该会死在城市的某一个角落,路过的人或许认出我来,还会指着我的尸体说:“看,多么可惜,这个人用他的一辈子来打劫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