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了半斤鸭脖,吃得舌尖生疼,我实在吃不来辣的,但确实爱花椒的麻。我甚至不觉得麻,这难道也是一种味蕾缺陷?
我有一个同学嗅觉很不灵敏,她还问我这算不算残疾,后来我去查了,没嗅觉不算残废,可能是对生活影响不大。但这很苦,我是觉得嗅觉和心情搭上很大的钩,虽然最迟钝的知觉是味觉,但人不可能事事都用嘴去尝,其次就是嗅觉,老师给我们看过实验资料,嗅觉对人与人的交往有很大关系,我觉得这只是对于社交上面,最主要的还是自己对世界的体会少了一层,就像它在拥抱你,但你却碰不见那样。
为什么开始写日记?上一回写日记什么时候,六一吧,怀念李燃星。现在我更多念叨她是李燃星,我已经越来越不记得她作为王姝是什么样子,我喜欢的应该是李燃星吧,但我又更像是在相处中更陷得深刻,我不懂,我不懂,我不知道哇。我以前以为我很擅长情感上的事,似乎以前的确比现在擅长,我现在在失去,我知道的,我知道的,但很少有这么深切的体会,好像只有在对比中才能被震撼到,原来丢了这么多,原来真的会从指缝中溜走的。
短暂休息,取了宜家靠椅,换好客厅灯(第一次发的灯管居然还缺配件...),至此,小朋友逛宜家想买的齐活了,客厅亮度也正常了。
午休靠在客厅单人床上眯了会。
后来李小姐问,是不是在客厅睡着了。
我,没有啊,就靠着墙坐了会。
李小姐,拉倒吧,都鼾声如雷,我们在卧室还没睡着你鼾声就先响起来了。
我,哈哈哈,是么。
下午带小朋友溜达,逛超市,出来后一起去蛋糕店给买假期约定好的小蛋糕。
晚上还想看看梳理下标准文档来着,李小姐在一旁看相声,就干脆跟着看了一半,果然是同一个导演,有点“鸡条”感觉。
对了,李小姐还入手了一豆浆机,做了次黑芝麻糊练手,还不错,居然有专门的清洗模式(虽然感觉只有刀头被洗到了),比想象中清洗方便一点。
今天一直在想,该怎么形容你的体重
就像是,从窗外照进房间的一束光,光穿过通风口,像是上帝的琴键,悠扬温暖的旋律
今天和你一起躺在床上,看着你抱着西瓜和我的场景,觉得很幸福。都说爱情是必然生出阳光的,把心照得透亮。我是一个对待感情很消极的人,你就像是一束光,照进了我长久黑暗潮湿快要长蘑菇的心里。
我时常觉得自己处在人群之中,却活得像座孤岛,此刻我在想,在你怀里,不再孤单了。
最近突然就降温了,先前还在抱怨夏天的驻足,现在又开始念叨秋天的突袭。出门要记得加衣服呀
☁️高三真的是个真神奇的日子,就像开了二倍速一样,转瞬即逝。在近日繁忙的课业下,带来的是无限的焦虑与迷茫。不知该如何调整,不知未来的曙光在何处。仿佛突然间失去了迷失了方向,却又不知该如何步入正轨。像迷途的旅人,又像迷茫无助的孩子。无论种种,皆是矛盾与不堪。这似乎是每个人都会经历的时光,凭此,构成了一个永志难忘高中生活。
那便祝未来的自己,前程似锦,砥砺前行。祝一直在努力奋斗努力生活的我们,万事顺意,年轻有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