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灰烬”里奥,目前在欧利蒂丝庄园担任监管者一职,被广大求生者亲切地称为“厂长”。游戏里我的标志性装扮是钩子和一张烧伤脸,现在因为和谐问题改成了鲨鱼玩偶和蒙面布,如果有新人对我的英俊感到好奇,出门右拐氪皮肤。
附议:如果你稍微了解游戏的背景,请不要现在以及未来给我氪任何绿色的皮肤和配件,这是对一个可怜男人最大的伤害
作为存在最久的老牌监管者,我可以说是目前为止四位监管者中(蜘蛛小姐关了禁闭)唯一一位有着详细人际关系设定和完整家庭的监管者。
我曾经有一位美丽的妻子,跟人跑了
我曾经有一个可爱的女儿,爱上了非人类
我与律师先生弗雷迪·莱利成为挚友,他卷了我的老婆骗了我的钱。
说实话,我觉得,当年创作我的人要么真的存在很大的恶意,要么真的很爱我,把背叛、纵火、毁容和烧伤这几个恐怖片杀人狂最经典元素都集中在我身上。导致即使后来出现了像杰克这样“求生者最想嫁监管者No.1”的奇葩,我厂长的威名仍然屹立不倒。
对于这种特殊待遇,我想对我的创造者说,我谢谢你祖宗,真心的。
庄园里的日子除了追求生者就是发呆,大部分时间我都会在密涅瓦军工厂里闲逛,偶尔也去圣心医院和教堂客串一把。有时候遇到了同样没有任务的监管者,我们会凑在一起聊聊最近发生的事情,比如那个喘息声相当好听的佣兵和我女儿园丁今天又拆了多少把椅子,嗯,她当年拆绞刑架也是一把好手。
关于我们几个的关系,大多数人认为我和“班恩”会聊的来,毕竟中年男人乐趣多,小丑和杰克可能更独行侠一些。实际上你们的猜测截然相反,我和杰克是很好的朋友,鹿头和小丑则各自为政,谁都不搭理谁。只不过前者在宠物“黑鼻子”死去后封印了自己的心,成为真正的野兽,后者则将疯疯癫癫和哭哭啼啼进行到底,都是不能沟通的主。
而作为唯二的两个正常监管者,我和杰克彼此都很珍惜能够互相吐槽的机会。尤其是教堂暂时关闭的这段时间里,一想到无法在神圣的婚姻缔结处送逃生者上天,杰克几乎生无可恋,连爪子都不上保养油了。身为好友的我,自然要好好开导一番,不可避免地,我们谈到了曾经伤害过我们的人——女人。
杰克深深憎恨着女支女的理由我并不清楚,他似乎对这个话题讳莫如深,只偶尔谈过几句含义不明的话。我到现在为止仍然怨恨着我的妻子,正是这份愤怒让我在火焰中带着无尽怨恨重生。残存的日子里除了复仇和暴力,我找不到其他事可做,这也是我和杰克被神秘青年邀请到欧利蒂丝庄园的原因。毕竟像我们这样的怪物,庄园是唯一能接纳我们的地方。
在我灰暗的生命里,我的女儿艾玛·伍兹是唯一的光芒,她穿着园丁服的样子就像她小时候挥舞铲子扮演牛仔那样可爱。很多次我想和她相认,但一想到自己现在的模样就明白一切只是奢望。我是“灰烬”里奥,在无尽怨恨中重生的复仇者,火焰烧毁了我的面容,灼坏了我的嗓子,我再也不是那个穿着黄色背带裤,把女儿放在肩膀上的中年男人了。
没人比我更明白自己的可怕,这是最悲哀的事实。
如今她还在锲而不舍地查找线索,我顽皮的、倔强的小姑娘,也许有朝一日一切终究会真相大白,但至少不是现在,我们还没有准备好的时候。
在此之前,我会竭尽全力地阻止你,艾玛·伍兹,园丁小姐。
·如果有一位厂长在你身后狂追不休,那他一定对你爱的深沉。
后记:我发现我就是有将逗比文写成正剧的神经,搞笑太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