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伤在人世间并不能苟同,然而最好的方法是忽略悲伤给你的一切伤害,然后继续昂首阔步地走。可是,渐渐的我也理解了自己,并不能孤单的活着。生活总用对错的标尺衡量我们,可我们心中的标尺呢,是不是量出了是非曲折。再然后,原来是非对错都不重要,我本就如此,要活也要活得痛快和真实。所以,不再评判了,是不是就快乐了呢。我心底的声音告诉我该怎么去做,也许,一切的一切都有答案,平凡的我们,真实的我们,就应该顺应生长的节律,然后坚定的肆意生长。
我走不出这片被诅咒的区域,于是在这里观望外面。
我看到神色匆匆的人路过这里,也听见火车呼啸的声音,我在一片嘈杂的小地方眺望远方的云,时而像飞雁,时而似台阶,变幻莫测。
我也曾闻到哪里飘来的桂花香,才惊觉九月已过,我看那阳光挥洒在山头,像孤独的人被神明选中。
一切所见所闻都不过是进入视线并离去的动态插画,而我还在窥视迟来的黎明,对于外面满怀期待。
明明已经临近冬季,我还恍然间以为在春之伊始,以为路途还长时间还够,做着不愿清醒的梦。
      不带手机上床的一段时间后发现,睡眠的困难不仅来自手机的诱惑,还有不能固定的睡眠时间,以及入睡困难带来的干扰。
      我的入睡时间竟然长达四十分钟,大脑疲惫而活跃,无法平静,我决定学习新的冥想方法,从今天开始。
感兴趣的时候就拼命往前冲,事情完成后才在犹豫“应不应该做这件事”,思前想后,最终还是放下了。因此积攒了无数发不出去的只言片语,如此,它们总是保持着一种“未完成”的状态,和它们没有诞生之时有何区别呢?对于其他人而言,一些原本就不可见的事物再次变得不可见,似乎没有任何区别。
如果不是展示给别人看,我可能会做得更马虎,过去的我总是这样想。但我以为“迎合”了别人的目光,其实只是让自己变得更加模糊了吧。我太想做正确的事情,偏执到认为,如果每一步都看起来是正确的话,结局也便顺理成章地正确了吧。殊不知,展示不成熟的自己,才是坦率的成长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