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我打开家门,穿过空荡荡的客厅,总能在那间狭小的卧室里,看到两只圆滚滚的团团窝在床上,那酣睡的模样,时常让我觉得这是两只长了眼睛的米糕。
  空气里的味道有些古怪,有猫咪毛发的甜味,淡淡的药味和臭味混杂在一起,不能说是难闻吧,但也绝称不上好闻。
  我的猫前阵子被带到老家,在院子里玩耍的时候,原本绑着狗的绳子脱开了,被追的4只小爪有三只都断了指甲根。
  猫的性格生来大概就是忍耐的,要不是躲藏的柜子和床垫上都是血,恐怕得等伤口溃烂了才能发现。
  怎么说呢,爪子撅断的时候那么疼没有叫,等我给他上药的时候倒开始嗷嗷了,我就像一个无助的小母亲,双臂死死地搂住自己家逆子,一只手拿出双氧水慢慢清理伤口,另一只手则提防他准备上牙的嘴和疯狂想要抠进我手臂里的残废爪子。
  这感觉呀,只要是给自家讨厌洗澡的猫咪洗过澡的铲屎官都能明白,那不是一次上药,不是一次洗澡,而是一场来自古罗马的角斗,你面对的仿佛不是小猫咪,而是只老虎。
  一场下来,手臂上留下了光荣的刻痕,那一刻,我觉得我自己是个英雄。
  说是那么说了,但是tmd真的好疼哦。
  有时候我看着自己家猫,其实还挺能理解那些在情感中被pua的男男女女的心态,有句话说的好嘛,付出成本,付出的越多越难以回头。
  地球上有那么多漂亮的玫瑰,但小王子的玫瑰只有星球上那一朵。
  当你与其他生命建立联系时,付出感情、时间、精力,这个生命就因为你的存在而变得不同。在这种相处中,生命与生命彼此被看到,你不知道是他让你变得独一无二,还是你让他变得独一无二。
  公平来说,真正的爱和死亡都是平等的,没有空子可钻,也没有道理可讲。
  就像我家猫受伤会让我感到心疼,但在照顾他的日子里,我觉得伤痛让我和他彼此连接。
  他变得更嗜睡也更爱撒娇,虽然挠我的时候从来不留情面,但是过后又会屁颠屁颠跑过来,要么喵呜喵呜地叫,要么用大脑袋顶我的小腿。
  我很难用言语来形容这种感受,原来被麻烦被依赖,也能感到快乐。
  你知道养宠物是一件很无用的事,如果不养他们,我每个月能够攒下更多的钱,少干更多的清理工作,精神上也不用因为他们生病而感到难过。
  不养宠物的优点那么多,但养宠物呢,只需要一点就可以打败所有。
  他需要你。
  人是因为情感而存在的动物,有用的存在解决生存需要,无用的热爱则满足精神上的需求,甚至后者比前者更重要。
  对于其他的人,漫画,电影小说,兴趣爱好,独处都可以是无用又美丽的东西,而对我呢,能够与两个"无用"的生命相遇,这大概就是老天爷赐下的毛茸茸的小奇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