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早会上听到跟我同一天入职的技术部的健san月底要离职的消息,没想到这么快这么干脆,他前一两周跟我说了一下,但还没下定决心,让我先别跟别人说。他说,晚上同事们在K房给他办欢送会,我说,那就好好道别吧!以后大概率也见不到面了,约了他明晚吃个饭。他是找好下家的,12月无缝衔接。我们公司据说在日本是家喻户晓的企业,对于从日本不错的学校研究生毕业归来的他,最初应该是不错的归宿,但工作内容不是他想要的,会议多工作多,没有时间学习,家里老爸又需要他照顾,所以还是决定回去了。公司也人性化,几天就交接完让他走了。(此处有个疑问,那公司付给猎头公司的钱是不是差不多刚好过了保证期?虽然对于我们公司的有钱程度来说,那应该完全不是钱。)
一天紧锣密鼓忙忙碌碌,工作事项列了十几项,心态好的时候可以称为充实。虽然我少有时间难以消磨的烦恼,但忙碌确实让时间过得更快。
把下班时间调整到5:15之后,下班时间地铁人没那么挤。但我如果要在楼下稍微逛一下优衣库或者书店,哪怕只是15分钟,那地铁又会人满为患。所以通常我都是匆匆掠过。但今天有任务,要买红色衣服,逛了一圈买了一件红色高领毛衣,想着送聘是一回事,这不圣诞新年也快来了嘛,红火热闹一下也挺好。没试穿草率了,s码袖子老长,质地倒是非常舒服,送聘是穿不了了,回头看看不穿的话给我妈她要不要。看到图1觉得好温柔,决定买回来试试。想了想我丈夫好像没什么毛衣,不知道他穿不穿,就买了件保险的黑色套头衫。好想给他整理衣柜,但我能控制住自己的!衣服比我多,但穿出来的不知道都是什么妖魔鬼怪,工作活动服是常态。周末出门的时候他在黑色长袖套头衫上加了一件轻薄的短袖衫……我脱口而出:你怎么穿的像个修空调的。其实我这么说不客观,修空调的师傅的工作服穿的都比他这身气派。这次竟然把。听进去了,脱了外面的短袖,让我看到了一丝希望,这个人的衣着或许还能抢救一下。
晚上计时给糖果盒系蝴蝶结,好像又没有想象中费时间。懒得挑了,决定买同款,一搜某宝,不仅有系好蝴蝶结的,价格还不到我那天在美团买的一半……决定好自己包了,事情倒也就简单了,又下单买了糖果。
午餐叫了上周领导请我吃的面,一模一样的东西,在店里吃那么美味,即使外送时面分开装了,吃起来也还是一言难尽。晚餐蒸了两个粿,没有腊肠,少了一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