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站在你左边 却好像隔着整个银河”
水星旁边有许多小行星 我只是宇宙中微不足道的尘埃 而你的光却依然落到了我身上。
初遇 像冬日的残雪被初春的旭日浇化 温柔且疏远,一时分不清你身上是阳光染上的光 还是你本身的光
他身上的光实在是太耀眼了 好像就再也移不开眼了
第一次和你目光相对时 我就无可救药的陷进了你的眼眸
好像明知道是一场独角戏却还是忍不住想要了解你 迫切想要知道关于你的许多 想问你今天的晚风是不是很温柔 就像你一样 想告诉你今天值得开心的事 只要是你
这是属于只有我知道的一场暗恋 没有起哄 没有暧昧 这场暗恋很安静但它依旧盛大而遗憾 至少对于我而言是
“即使渺小但也很特别不是吗?”  “做星星吧 会发光 还有棱角。”  某天他对我说的话 那天我意识到就算没有结果 喜欢他依旧很值得
我对他的喜欢没有溢于言表明目张胆 我像个胆小鬼一样在没有人的地方偷偷爱他 好想告诉他我对你的喜欢快要藏不住 好想问你为什么对每一个人都好温柔 快要压抑不住的占有欲 但我没有任何立场去吃醋 可你的指尖到发丝每一寸我都想占有 明明离我那么近为什么又那么远 好像摸得到你又摸不到
 大抵知心有庭树 亭亭一如你风致。
 想和你一起看初雪 一起跨年 一起去北海道旅行 一起去吃拉面 一起做饭 想冬天一起窝在被窝里 共用一个暖水袋 一起看电视 一起去游乐园 以及想和你有未来 想白头偕老 想一直在你身边 想和你  关于你我有太多想法了 可我永远都说不出那几个字 他这么优秀不会喜欢上我的
三年来我对未来所有的幻想里都是你 明明知道不会有可能的
记得我们去拿学生证 老师问你们去干嘛 你笑着说∶“领证啊”  好像是第一次看你开玩笑 我忘记当时我表情有多不自然了 他应该不会发现吧  
 学校组织夏令营 你站在我旁边说 月亮好美 好想说其实你比月亮更令人着迷
课上班里有几个男生突然对我开玩笑 但这个所谓的玩笑并不好笑 他偷偷给我传了纸条安慰我 他的字很好看 和他明明话都没说过几句 但他还是察觉到了我的不舒服 是很温柔的人呢
快高考的时候 我每天都有点焦虑 整个人郁郁寡欢 难过的不止是考试 还有和他所剩无几的见面机会 有幻想过和他考上一个大学 但我和他的距离太远了 即使我精疲力尽耗尽所有也追不上 三年来我一点一点的追着他的光 希望把和他的距离拉的短一点 再短一点 但他太优秀了 不管是学习还是他 都离我太远了 我追不上 太累了 这已经抹掉了我对我们之间抱有的一点期望了
夜深了 无数颗从未见过的星星说要放弃我把眉清目秀还给山水天地 把松间细雨还给初遇 把一见钟情还给你
高考结束后 我发挥失误 落榜去了有点远的大学 他自然是去了理想的学校 我们之间唯一的同学关系也要越来越远了 三年的喜欢要随着风一点一点消失掉了吗 也好 不用那么累了
 我们唯一的见面是在同学聚会上 好像大家都变了 又好像什么都没变 物是人非 他头发长了也长高了 变壮了 棱角更分明了 少了以前那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少年气息了 还是很好看但是第一次见他的光好像消失了 原来那天不是他身上的光 是我眼里的光
  他说他好像有喜欢的人了 要尝试去追她了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 是我没有见过的腼腆还有眼睛里的光 原来他也有这样的时候 大家都在起哄 但我好像高兴不起来了
少年有他的山海 万物给他 还他自由
也许这是最后一次见面了 这场安静且盛大的暗恋正式结束
也许我再也不会遇见这样惊艳的人 就让他只存于我的记忆里 他不会变老发福 他只会在我的记忆力穿着白衬衫向我招手 然后在那个世界里熠熠生辉
愿作远方兽 步步比肩行 愿作深山木 枝枝连理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