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相机蒙灰了,真找不出心情拿着这特工似的玩意满街拍照,买回来就充一次电,放在哪里都忘记了,好像又是老婆的锅。
在电脑后面的墙上新增加一副山水画,小明同学没有给写上文字,暂且取名《江南的春天》,一米多宽的桌子,摆上电脑显示器、键盘和几本书,没有任何空余之处,隔三岔五的还要招俺夫人一顿收拾和数落,这不,哼着小曲回家了,看来喝得比较过瘾。
别人家的电视一到晚间荧光闪烁,我家客厅真好,占据一半多屋子空间,却成天渺无声息,吃完饭,妈妈陪女儿,我要么去完成每天的行走步数,要么守着电脑磨时间。
算不得与世隔绝状态,然而就算在路上,那么多副耳机总有一个随身挂着,从电脑世界收声回来,脑袋已经一片涨疼,留下来看书或者习字的念想是那么强烈,但已经没有了过多精力持续进行。
12月一到,四季里最冷的时节如约而至,冻得双脚麻麻的没反应,惦记着去把加热器取来,顿时我这房间多了几分生气。
今天傍晚晚霞是鲜艳的红,萃净且透明,整片天空说不出的清朗,早早出门到清凉山走了一圈,寺院已经打烊,只留下香炉前一排善心人点上的油灯,黑漆漆的夜里,平添几分温热。
看似网络上比较活泼的自己,现实生活中,似乎已经没有多少与人交耳言欢的兴趣,社会上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一些莫名事情,到了这个岁数,没做到平心静气去面对,就是失败。
回忆年轻读书时候与健谈的他们在一起的时光,那时候的侃大山,甚至于会耽误听大课,从这点也能看出当时学习是多么马虎。这世界,有意思的人非常多,没必要成天里的自怨自艾,有脾气相投的,来一顿山南水北的闲聊是幸福的事,只是可遇不可求。
一天天地沉默下来,独自找乐子的习惯渐渐不可开交的依赖上了,怎么都不会太过于消沉,虽然曾经坠入迷乱。乐观的心态是否更为平常,悲剧的魅力也许更加吸引人的心事,大概围城里说的先吃掉坏葡萄的就是我这一类人。
内心的恬静是否就是这般?没有大喜大悲就是最佳运气,越是借助书本和事务来逃离内心的孤楚,往往适得其反。当然,书卷的认真非常必要,静而不呆,也算是一种追求了,敲完日记,看书的欲望不可抑止,今晚要翻阅哪本呢,点兵点将吧,看书本来就是游戏,大不必提纲挈领。你说,态度最重要,对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