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婆过世了。
晚上刚下课,打开手机就看到爸爸的消息。一时间有些恍惚,甚至因为有些突然没有太大反应,只是跟坐在旁边的同学看了一眼消息,她甚至还说,你怎么还笑了。
其实也不是笑吧,只是因为看到突如其来的噩耗,身体还没有反应过来,嘴角才有一些跟人说话会带上的弧度。大脑反应过来的时候眼泪已经簌簌掉在包上了,悲伤开始迅速攫着大脑、心脏和呼吸。一面思考着老师下周有没有工作安排、怎么请假回家、要不要回家,一面又不受控制地流泪。
其实对外婆的印象并不是强烈有力的,小时候回奶奶家更多一些,加上外婆是安静的性子,说话温柔,语言也不通,更多鲜明的印象来自父母的描述。爸爸说外婆特别善良,不骂人,也不怎么生气,说话声音不大,总是安静地听。妈妈说以前外公很宠着外婆,外出赶圩回来还常常给她带小礼物,呵护得太好了,很少跟别人打交道、出面解决什么问题,所以总是留有一分天真,像个小女孩,文静善良,不像其他当家女子(比如我奶奶)那般精明和犀利。
爸爸说外婆走的时候很安详,这大概是最值得安慰的事吧。没有病痛折磨,也没有让儿孙因此更加痛苦。
这时候也许更心疼妈妈吧,十几年前外公就走了,现如今外婆也一起去了,妈妈现在是孤独的孩子了。妈妈也是柔软善良的人,是不是也很难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