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心情很不好。
我的理智在告诉我我应当去学习,但是我不想学了,什么事儿都掰不开,我想嚎啕大哭,哭到眼睛肿了五官扭曲,但是我不敢哭,家里很安静,只有我外放的歌曲的声音在我耳边,再就是我敲键盘的声音。也许家长都睡觉了,灯还是亮的,我写到这儿把声音调到更小。
刚刚看了点知乎,很温馨的小故事,一个清华毕业生和她的导师的友情,跨越了几十岁的年龄差的友谊。当时边看边和朋友聊天,更准确说是我单向倾诉,噼里啪啦打了一堆字,人家只回了几个字,可能是性格原因。但好歹在听我说话,愿意听我说话的人,我能碰到已经很不容易了。看着看着眼睛鼻子就都酸了,我忍不住开始哭,没有大声,就让眼泪自己往下掉。线上学习的二十多天,身材更走形了,学习好不容易爬坡爬上去了,这下子算掉到谷底了。我一直在告诉自己要理智,要对得起自己和自己拥有的一切,看过的书,热爱过的一切,从脑海里吐露出来的每一个字,但好多好多时候,我觉得我对不起这个世界,我觉得生命本身就是一种浪费。我想把我的想法全部说出来,很多时候我能做到,说出来就舒服很多。
我说出来了,我的账号上现在还能见到最抑郁的时候写的东西,当时测的话大概也算抑郁了。我很幸运,没真的付诸实践。当时我想去上海,想朋友,想喜欢的人,想我的爱好,我的目标,我的幻想和梦想。因为我不相信有灵魂,我不相信头顶地下还有两个世界。这个方面我是绝对的唯物主义者,但我坚信别人给的一切都不属于自己,我利用它们所创造的二次价值才属于我,我的颅骨所保护的那团内脏器官不属于我,但它创造的记忆属于我,多多少少算唯心。
我还想写很多很多的东西,帆影飘渺,我以前想当教师当画家当作家,后来切实了一点想学历史,现在更切实了,想当有钱人,变成有钱人之后去追逐梦想,就是不知道来不来得及。刚刚想了想更好的是挣得不算太少的前提下至少干自己不讨厌的工作,始终给自己喜欢的东西留点空间。问题是想学文的时候想学历史,现在学理想学生物,真**离谱。躲着pb机制,脏字都不敢打出来。
我好想用自己喜欢的东西养活自己,但是好难啊。
谢谢点开这篇文章的你愿意看看我的又一场单向倾诉。
亲爱的陌生人,你能安慰我一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