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觉系列”中的《病》、《腐败》、《底线》和《过份》本是流花作者反叮蚊子策划的“512百题命题文活动”中的题目,想当初他提出这计划时,我非常赞同,也希望能促成,却没想坑了自己──被迫写文。不情不愿地领了四个题目,就不知该怎麽办了,因为真的很讨厌写命题文,而且也最恨被限时完成。
然而对于创作执着的我,是不会轻易妥协的,灵机一动,将原本没什麽关联的四个题目以“四觉”──喜怒哀乐的情慾主题串连起来后,自己也变得积极起来。后来终将四篇完成后仍意犹未竟,还为《病》和《过份》分别写了番外《麻烦》与《本能》。虽然,前者是我创作《病》时去掉的“鸡肋”,但将之添加了材料,也是美味的,因为我从不浪费,尢其是脑中的灵光一闪的思维。
在创作的路上,我向来孤独。令我孤单的,不是没有同好,而是与我思维格格不入的贴文空间。从在琉璃天空发佈文章起,辗转到花流至上,玩过几个坛子,但最后还是转身离去,因为受不了约束,也因为我分不清流花花流的恩恩怨怨,我只依据自己的喜好自己所爱而尽情创作,从不考虑这些那些弯弯绕绕,却没想总是刺激了别人的神经。
后来,怕了地雷,不玩坛子了,我自己建立部落格贴文。只是喜静的我,选择的地方总未能经营长久,让我经常处于搬文的境况中,疲惫不堪。只是这些独立的空间也不保险,所贴的文章也受到规则约束,一些时候回去看看,就会发现乍文章数量少了那麽多,原来因“坏了规矩”被删被遮蔽,想哭?哭不出,因为心麻了。
于是搬搬搬,然后现在,累了,我只想好好停歇再创作。
妥协,也是无奈。
因为熟悉的朋友也早已一个一个不知所踪,徒留我在此默默踏步。然而,喜爱樱木和流川的感情并未因此而变淡,反而更加浓烈。我因为爱而书写他们,已不在在乎什麽配对顺序会不会引起什麽后果,只希望能与别人分享这份喜悦,如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