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四级考试,不算大获成功,也不算滑铁卢。
甚至记错了时间,被舍友叫起来,穿好衣服下楼,只剩不到一小时开考了。虽然早上时间紧,但仍然吃了滋味十足的炸鸡手抓饼和五个煎饺。中午是卤煮炖五花肉,晚餐油水极丰厚,是过油肉和水煮肉片。一起吃饭的舍友,平日喜欢抱怨小份菜的拮据,今天都舔嘴唇了。仔细想来,我倒是从不抱怨小份菜拮据,毕竟有滋味的菜仍是不少的。况且我常常只点一份菜,尚可勉强饱腹,没有功夫挑拣饭菜的味道。况且窗口的菜时常变化,即使从我的记述中也可看出每日的选择,往往不尽相同。我始终坚信,人一旦沉溺于物欲,贪心便会如洪水般增长。
至于我每日都花大笔墨记述饭食,大致是由于实在找不到其余可说之事。
午睡久了,又是梦魇,恐惧和忧虑是潜藏于人心深处的怪物,你可以视其于不顾,大肆吃喝玩乐,但当你松懈下来的一刹那,它便会露出凶悍的爪牙,狠狠刺向你最薄弱的心脏。且这样的东西,一旦缠上你,总会在你脑海中作祟。逃避不能解决。
又想家了。仍然奇怪,不是城市中的家,反而是农村中的老家,或许我对那群小肚鸡肠的淳朴的人,有许多愧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