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对他人利益有害的行动,个人则应当负责交代,并且还应当承受或是社会的或是法律的惩罚,假如社会的意见认为需要用这种或那种惩罚来保护它自己的话。
                                             ——约翰·密尔《论自由》

        嘴是死物、是工具、是蜜糖利剑,人是活的、思想是无形的、声音是有形的,伤害是实打实的。
       ‘’严于律己,宽以待人”,大多人做到了,做到相反的那一面,我总好奇为什么有人觉得出口伤人是件小事,
        你说:“我觉得人没那么小气‘’   
        ‘’我觉得这事不至于。‘’
        ‘’ 我觉得人应该活得自由一点。”
       你觉得、你觉得、你觉得,啊!我觉得就该这样。
       没被伤害过的人不知道伤害有多疼,没死过一次的人不知道生命的宝贵,没体会过良药的功效的人喜欢附和和赞美,你看不到脚底的坑,你不知道世界上有比我更敏感,甚至更混账的人,我可以写几行字泄泄火,那那些没有发泄方式的人怎么办?
       亲爱的朋友,我做不了灯塔,却可以做一只蜡烛,因为我想在你掉坑里之前拉你一把,我想这么做,可你把我熄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