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我们相遇的那一刻, 你是我白天黑夜不落的星。”
——莱蒙托夫《乌黑的眼睛》
“两个人都不开口,难怪我们会错过”
—————————————————————
                       最后一封情书
今天是住院治疗的第97天,也是最后一天了,医生让我出院了,他们每次给我检查的时候,都是叹息的表情,无可奈何的摇头,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呢?我知道我的病情已经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我的手在写这封信的时候都会颤抖
有时候真的很恨啊,恨这个世界对我这样一个可怜的人还是这么毫不留情,我有好好的去生活,艰难又充满希望的度过人生,但好像老天爷不想给我活着的机会
你现在应该在北京,有着一个很好的工作,甚至你已经恋爱,有一个善良温柔的女朋友,你人那么好,应该是这样的
还记得我们在大学的时候,你是那么的耀眼,那么的光芒万丈,就连我也对你倾心,可是我们终究是不可能在一起的,我熬夜凌晨选课就为了能和你上同一堂课,偷偷将自己的职业规划改成和你一样,尽管自己毫不熟悉,有一次就是为了赶课不迟到,还把脚给崴了,我跟你说是自己不小心走路摔的,你当时还笑我粗心
我真后悔,后悔没把爱你那两个字说出口,才会现在都没有机会
今晚上的月空很美,我又开始想你,这应该是最后一次,你这么完整出现在我的梦,我最难过的是你出现在梦里,连梦里我都清醒的意识到不可能,再见了,何九华,我的爱。
                                                       ——尚九熙
尚九熙小心翼翼的把信封好,放进柜子里,他艰难的抬起自己的手,那一双属于艺术家的手早已经遍布疤痕和针眼
尚九熙用尽最后力气闭上双眼,一切都非常安静,时针还在滴滴答答的响,但生命就在此截止
第二天的太阳照常从东方升起,阳光洒落在尚九熙的床前,他脸上还有着未干的泪痕
护工准时八点半来到尚九熙家,指尖探在尚九熙鼻下时,人早已没了呼吸
“叮当~”一声突兀的铃声打破了会议,何九华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号码,那是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号码,何九华攥紧手机
“今天就先到这吧,散会”
何九华走出会议室,接电话,但电话那边传出了陌生的声音
“你好,请问您是尚九熙的家人吗”
“你好,我是,请问怎么了”
“尚九熙先生于昨天去世,请问您有时间来这边处理他的事情吗”
“什么!你说什么!”
何九华的手控制不住剧烈的颤抖
“你说尚九熙他去世了!为什么”
“胃癌晚期治疗无效,你是他亲属这都不知道”电话那头的人已经不耐烦
“我…我马上过去”
何九华冲出公司,订了最早的航班,坐在飞机座位上时,整个人显得有些狼狈,他身体剧烈的战栗,手紧握着飞机座位扶手
“先生,您没事吧”空乘弯腰询问
“没…没事”何九华才回过神
何九华见到尚九熙时,他安静躺在床上,白色的床单盖在身上,何九华掀开床单,看到了那一张朝思暮想的脸,因为长期的治疗颧骨已经凹下,对方永远的闭上了双眼,何九华的眼泪终于克制不住的流了下来
“尚九熙,为什么,你不能…不能死”何九华用力握着尚九熙已经冰冷的手
护工走了进来,抱着一个箱子,递给何九华
“何先生,这是尚先生生前留下的东西,我想,应该是给你的”
何九华接过箱子,护工离开不再打扰两人
何九华慢慢的打开箱子,里面整整齐齐摆着467封信,记录了从开始喜欢他到生病,但每一封信都是以第一人称写给他的
何九华一封一封拆开,信中的主人公从快乐到痛苦再到绝望,何九华也从欣喜到悲伤再到麻木,何九华轻轻抚摸信中的字,一滴滴眼泪不停落下
拆最后一封时,已经到了晚上,何九华攥紧手中的信封,盯着最后一句话
“我爱你,尚九熙,从故事开始到结束”
三天后,何九华带着尚九熙的骨灰回到自己家,选了一个风景优美的地方买了一块墓地,他虔诚的在墓碑上落下一吻,将手中的玫瑰花放下
“你塞满了我整个过去,却在未来永远不在”
“真遗憾啊,明明我爱你,你也爱我,我们却都不敢开口,下一次,一定要我先开口”何九华疲惫的靠在墓碑上,闭上眼睛
全世界最遗憾的爱情,叫做我们
当何九华已经白发苍苍,倒在病床上,床边的养子担忧的握着他的手,但何九华满脸微笑,看着阳光
“没关系,我知道,是他来接我了,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
他隐约在光影中看见尚九熙的笑容,还是那样美好,何九华抬起手,想要握住影子
“滴………”心电图已经变成一条直线,何九华的手脱力垂下
会不会有来生,尚九熙和何九华还是在同一个时间同一个地点相遇,尚九熙还是不可控的爱上何九华,但这次,何九华会拉起尚九熙的手,坚定的望着对方的眼睛
“尚九熙,我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