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做了一个梦。我做了一个关于你的梦。
我梦见我们俩像多年未见的老友一样默契又合拍。奇了怪了,明明我们才相识几周呀。
我梦见我们俩一起赶着预备铃在走廊狂奔,却怎么也找不到教室。
我梦见老师向全班宣布,创新班学的东西过于超前,我们真的赶不上了。
我梦见你说,别担心,我在呀。
我迷迷糊糊的醒来。
你到底是谁啊。
能说的东西挺多,慢慢讲吧。
“你的理科思维是怎么形成的?”
自从数学优势凸显出来后经常被别人这么问。
其实我也不算数学很厉害的那种,我主打的更多是偏理科的综合实力。毕竟在初中也是见识过数学上天的一帮理科大佬。
至于理科思维究竟是怎么形成的。这么说吧,理科思维和文科思维一样,都不是先天的优势(对于大多数人),而是日积月累,慢慢沉淀出来的。
我小学没把心思放学习上。所以很明显,即使到现在,我依然还是很受小学不读书欠下的账的影响。五六年级的时候老师给我们做过很多奥赛题,有不会做的我就直接问我爸。
我爸一定不是一个聪明的人,但他却的确很有智慧。那些题他或许做的出来,或许做不出来,但他时时刻刻都在锻炼我的思维(比如画图啊圈题目关键词啊分析问题啊之类的)。即使当时的我认为他的做法过于麻烦累赘,想着明明可以不要这么做嘛为什么搞这么麻烦。但是这些磨性子的方法切切实实地造就了我冷静分析问题的思维以及持久专注于某一件事物的能力。
后来数学考试经常考满分,再不济就是95以上。我开始意识到我大概是属于数学成绩好的那一类。后来不行了,成绩开始往下掉,大概是因为开始粗心大意了吧。不过这样便给我形成了一种强大的胜负欲,我觉得这道题要么我就不做,要做就得做好。很多好的品质都是在那个时候不知不觉形成的呀。
到了初中以及现在在高中就都是不断对于理科的学习了。那也是不断锻炼思维和计算能力的过程。
再举一个有关物理的例子吧。我初二一度觉得自己学不来物理,物理那些概念总是让我似懂非懂,公式更是完全不会用。初二渡到初三的那个暑假我去上了一趟物理电学的预科班。那个物理老师讲的第一节课就直接把我给镇住了。在之后就开始对物理产生了很强的兴趣。由于强大的胜负欲加认真听课,我莫名其妙就觉得自己学通了。
初三总复习对于力学仍然是完全一脸茫然无法分析,不过由于当时已经产生了啊我要好好学习的观念,又加上坐我前面坐我旁边全部都是一堆理科大佬,我那叫一个如鱼得水,各种问问题。我确实是幸运的,如果他们当时就是只给我讲一个过程讲一个结果我应该到现在还是一个物理小渣渣,但是坐我前面的那个物理大佬当时给我讲题那是一个不得了,我甚至还记得他的经典开场白,“我们先看这道题啊,很明显这是一道和**有关的题目,那我们就这么想...”
一顿操作猛如虎,我的物理思维也莫名其妙形成了。
不过当时欠失了很多形成文科思维的机会,挺后悔的。
再写一个小片段。就当练习一下写对话的能力。很久没写了。
“她特别的全能,却又不切实际。她自然有自恃的资本,我却觉得她不够稳重。”
“嗯?怎么说呢。”
“像之前我不是参加了一个什么话剧表演活动嘛,我一看策划人,嚯,怎么是她。我再看周公解梦,怎么文案策划美术道具排练全都是她。好家伙,挑这么大的担子,嗐,你猜最后结果怎么着?”
“怎么着?”
“全筐瓢啦!”
“啥?”
“你是不知道,我当时就觉得有问题,就一直提醒她,哎呀我怀疑这个剧咱排不出来呀,时间问题团队问题摆在那里,你一个人搞得完这么多事嘛?她自己心里明白的很。但你说一个人不断描绘蓝图有啥用?换我的话来说,如果不去实施,蓝图和现实情况是天差地别。可惜了一个那么好的剧本,唉。”
“我觉得不是她的问题,她要干的事太多了。刚刚描绘蓝图那一段是啥意思?”
“哎呀,就是她前面一大段时间净搞文案美术策划去,忘记排练了。”
“啊?这样子吗?”
“所以我说她不切实际嘛。”
“我真觉得不是她的问题。”
“把这么多担子抗在自己身上就是她的问题。”
“嗐,倒也是。”
“但我还是非常欣赏她。毕竟你想,能干好这么多事也是一件本领。”
“新消息传出来啦!这事根本不是她主动要求干的,是她临时被推上岗的!”
“啥?!”